台州安迪心理咨询中心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账号登陆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原)这个少年为何活在没有过去的现在

2016-7-1 11:4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297| 评论: 0|原作者: 郑丽君|来自: 安迪网站

摘要: 他活在没有过去的现在 当我被自称校领导的一个电话预约,要求去见一位“行为古怪”的高中生时,我在不怎么情愿的心态下接受了,为什么说不那么情愿,是因为一般有心理困扰的青春期学生,他们正在经受内心的冲突而痛 ...


 

当我被自称校领导的一个电话预约,要求去见一位“行为古怪”的高中生时,我在不怎么情愿的心态下接受了,为什么说不那么情愿,是因为一般有心理困扰的青春期学生,他们正在经受内心的冲突而痛苦,却得不到家长支持作心理咨询,但是老师预约基本上会自己来到咨询室与咨询室师会谈探讨心中的苦恼,这些同学的问题基本属于发展性的困扰,没有大碍。但是,学校领导出面预约,又要到学校去会谈,这样的问题有两种可能,要么已经情绪失去控制;要么根本就没有自知力,心理行为已经异常而该生自己根本不觉得是什么问题。那么,我将要看见的又是那一种学生呢?

我想在电话里多了解一些情况,哪位领导着急地说:“我不方便把学生带出学校,希望你来看看再说.”我差一点拒绝了这样的请求,因为,我不是社工人员,没有职责出门做访谈。

但是,随后,有两个中年男子贸然上门咨询,他们说校长已经电话联系我,请我去给他的孩子看看情况,这两位中年男人是学生的大伯与姑丈,他们的再三要求使我多了无法推卸的理由。我询问了一般情况,原来,他们的侄子是高一学生,三岁就没有了妈妈(母亲是西部地区嫁过来的媳妇,生下儿子养到三岁不声不响离家出走至今杳无音信),男生是奶奶爷爷一起抚养长大,少不了隔代的宠爱,他从上小学住校,但每个周末都回家,他却整天关在屋子里,邻居们很少看见他的身影,从不与外界多接触,吃饭要送到睡觉的房间,否则就饿肚子,所以至今个子小小的。特别是洗澡换衣服也要奶奶反反复复催他才肯做,即便等到身体发臭也无所谓。他小学开始住寄宿学校,学习还是认认真真的,九年一路成绩都不错,但平时几乎没有朋友来往,不问他基本不会主动说话。中考发挥不理想,被一所私立高中录取。高一入学开始就显露出行为异常,大热天两个月不洗澡,臭味散发使整个寝室同学都对他产生排斥,当时因为还能够坚持上课,班主任老师安排同学去帮助,逐渐让他学会照料自己个人卫生,后来基本自己洗澡洗衣服……但是,这个学期开始,学习无法得力,上课常常趴在那里无精打采的,练习也懒得做,期中考试好多门功课挂起红灯来。以前几个与他说得来的同学,也觉得与其无法交流,不知道他心里在想啥?学校曾经敦促家属去医院看看,但是,没有落实。从五月底开始,该生常常一个人在晚上熄灯之后,独自去操场漫步,有时站在阳台上看女生宿舍入神,并且自言自语,也诉跟宿管说有女生跟他示好,主动靠近她并且惊吓到对方,老师提醒他,不要随便粘着那个女生,他说:“那我去找其他女生.”期间上课的时候,莫名其妙地高声说话,大家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就此情况,学校再次通知家庭要看医生,就在本月初6月初,由大伯带他去医院心理科做诊断,通过心理测量,说他抑郁、孤僻,开了两个星期的曲舍林,两天前吃完.这两天入睡难,常常在熄灯后逃出宿舍,要到女生宿舍住,惊吓到宿管.

了解到这些基本情况后,我大概知道与这个学生会面时要了解什么资料,做一些基本的鉴别,只希望他不是精神疾患。

在学校办公室,班主任让阿灵(化名)坐到我左边的椅子上,他听我的自我介绍后,没有多大反应,我问他怎么称呼,他说得很含糊,在我强调说得响亮一点,他说了三遍才让我听清楚他叫阿灵,

我说:“你现在头脑灵光吗?”

他说“很乱”。

“都乱想什么?”

“不知道?就是有声音,要与它对话

“你除了听到头脑里的声音之外,能听到同学们说话的声音吗?”

“我也想听到别人在说声,可是不行.

“要照顾头脑里的那个声音?”

“是的,有时我觉得自己好似两个人,常常会吵架的样子

当问到爸爸妈妈的事情,他说:“我都不记得了.我很好的.

其实,他爸爸在妻子离家出走之后,再婚五年了,后妈也是个外地人,与阿灵几乎没交往。上高中之后,他每周末回家,仍然有奶奶照顾饮食起居,除了上网足不出户,吃饭还是千呼万唤的.

看着眼前的阿灵,他尽管保持着面带微笑,没有一丝丝痛苦的样子,而我却心痛不已,一个幼年失去母爱的男孩,在他生物学上长到青春期,应对高中新环境,却“故意不洗澡”的方式引起他人的关注,当他产生朦朦胧胧性意识,渴望与女生交往的欲望,但不知道如何邀约,只是一厢情愿地靠近她,不管她愿不愿意,就像他奶奶一厢情愿地照顾他一样的模式在现实生活中重复。他的所有情绪与情感都无意识地压抑,只因为成长中谁都没有倾听过他也会渴望母亲的爱抚、呵护与关怀,他现在进入青春期性启蒙敏感期,将渴望异性情感的抚慰,有不知道如何示爱。还有那个父亲,他是否在儿子小的时候拥抱他吗?会与他絮絮叨叨地说些童话吗?会给他讲故事吗?如果有,当我问到他的父亲时,一个劲地说不记得。人在最初的渴望被淹没的时候,最好不要有渴望,“没有”、“不记得”是最好掩埋痛苦的“心应性失忆”.而他现在的行为已经不被他的年龄所匹配,也让他身边的同学与老师所诧异,那么他的父亲呢,有百忙中有几秒钟会担心儿子现在的状况吗?为什么老师只能联系到大伯等长辈,父亲的角色功能如此缺失,一直缺失,他再婚的家庭也没有行使任何父母的职能吗?

看着阿灵呆板的表情,他带着幻听的思维障碍,我不知道他的下一步会怎么样?

他的亲人也希望他只是生活在没有过去的现在吗?

..................................

  〔编者按语〕不知道有多少孩子,正生活在有父母的“孤儿院”里,他们虽然生物学上长大成人,但情感上仅是留着空白的生物人,那些孩子表情淡漠,性格孤僻,不敢与人交往,也害怕与人交往,在世俗社会里,他们是被父母抛弃的野孩子,不值得同情与爱护,所以,被所谓他人指指点点也是正常的现象,这些价值观尽管离开普世观念很遥远,但是在中华大地却大行其道熟视无睹,如果在农村,一个被欺负的孩子如果没有了爸爸或妈妈(单亲或父母早亡)的保护,即使奶奶爷爷也不敢出面为其撑腰,似乎默认没妈(爸)的孩子就是草....象阿灵这种状态的孩子我接触过很多,没有家庭治疗的支撑,他们可能会贴上地地道道“病人”的标签。我感叹,人类都进入21信息化纪元,可在我们广袤的农村,人们的观念如此陈腐,他们似乎只是前脚迈进现代,脑袋却停留在几千年前的封建社会里,漠视生命的尊严,这些文化意识现象不知需要多久才有改变!!!??我不经意中想起李维榕老师曾经说过的话:“我愿用一人之力,抵御几千年的封建意识....”就是一个老人的抱负与热情,鼓舞着我们坚定地做一个家庭治疗师,帮助那些陷入心灵困扰的孩子,走出精神的牢笼,帮助缺位的父母,回到父母的岗位,通过爱滋养孩子,让他们的心灵不在孤单。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安迪心理

QQ|Archiver|手机版|台州安迪心理咨询中心 ( 浙ICP备案号:07000406 )Discuz超级管家  

浙公网安备 33108202000124号

GMT+8, 2018-10-16 06:37 , Processed in 0.091929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