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州安迪心理咨询中心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账号登陆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原)生而不养,是对孩子终极的伤害

2022-9-24 15:5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81| 评论: 0|原作者: 郑丽君|来自: 安迪网站

摘要: 看完电视剧《罚罪》,我对赵家发迹和没落无感,也对那些在商海里沉浮者的命运也太多的感慨,反正财富的积聚都是有原罪的。但是,我对最后的结局,赵家两兄弟在监狱里的对话,非常感兴趣,他们两个代表着世间正与邪的 ...
看完电视剧《罚罪》,我对赵家如何发迹和没落无感,因为时势无常;对那些在商海里沉浮者的命运也无太多的感慨,毕竟有啥前因必有其后果;总之财富的积聚,都隐藏着不为人知的原罪。但是,我对赵鹏超和常征截然相反的转归感兴趣,尤其是逮捕前赵鹏超深夜造访生母韩亚、以及逮捕后监狱里与胞弟常征的两段对话内容,给人们留下很多深刻的思考,他们代表着世间正与邪的两极,却彼此互为镜子,照出了灵魂的美与丑。

赵家老四在被捕入狱之后,一直涵默其口,没有交待一句实质性的材料。但是,他提出一个要求,说等到见过弟弟常征之后才会说出实情。

为此,严政委交待常征,去监狱会会赵鹏超。

对于同一个母亲生的两兄弟,他们都经历了父母离婚的伤害。只是他们各自抚养背景不同,长大之后成为了两个截然不同的个体。一个是不择手段追逐财富的罪犯;一个是嫉恶如仇的刑警。

赵母韩亚,虽然倾心尽力地为鹏超争取了出国留学的机会,也想当然地以为这样就降低了赵父对儿子影响的风险。但是,她的经济收入,无法承担儿子在澳洲的所有费用,只要这一点还是与赵老板有关联,那他对儿子的影响力就不可小觑,并且,还会增加儿子对母亲的怨恨。因为,在鹏超心里,真正抛弃他的,还是母亲。

那个被赵鹏超称之奇怪的女人,就是现任的昌武市常务副市长母亲,她与赵父同是警校的同学,结婚初期,专注仕途升迁,不想马上就生孩子。可是,赵父是个独断专横的人,你不依我就跟她人去生,结果他在外面与三个不同的女人,暗中生下三个私生子赵鹏展、赵鹏程、赵鹏翔。等到韩亚有了鹏超的时候,赵父在外的风流韵事,也传到韩亚耳边,她感觉自己遭遇情感背叛,决意要同赵啸声离婚。可是,赵父不会轻易放弃婚姻的,在韩亚的坚持下,开启了漫长的离婚大战,等到离婚战告一段落,鹏超也到了略知世事的童年,而她的妈已经怀上弟弟,但韩亚心里明白,即使生下二胎,孩子的爹爹也不会有很好的教养,让他们健康成长的。

于是离婚之后,韩亚坚持将鹏超送到国外接受教育,以规避成长风险。而面对腹中的胎儿,犹豫不决,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她偷偷找到闺蜜林白哭诉。林白給了她定心丸,答应让她请假隐蔽一段时间,先把孩子生下来,然后交给她来抚养。林白做这个决定,她心里很清楚,那是自己赏还韩家恩情的唯一机会。她没有忘记,自从上初中之后,寄宿到韩家,得到伯父母很好的照顾,那是要知恩图报的。所以,在韩亚举棋不定的艰难时刻,她接受了这个艰巨的任务,并且表示守住秘密,决不损害胜似姊妹的政治前途。

就这样,她们姐妹达成攻守同盟,孩子出生之后,就成为常家后代,起名叫常征,常家夫妇视他为己出,用充满爱心抚养他长大,常征天生聪明,爱好学习,一路升学顺利,上了警官学院,还是硕士毕业,来到父亲单位上岗,常征分在肖振副局长邦麾下,埋头苦干,业务精炼,主持侦破了很多疑难案件,前景乐观。常父生前为追查赵家案例找证据,最后时刻已经料到自己可能有不测,还打电话给好搭档张秋峰,如果自己意外离世,拜托他定要照顾好常征。常父也是刑警,他为人处事正值善良,是非分明,刚正不阿,对社会的黑恶势力寸步不让,这些都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常征的性格形成和职业选择。

而林白对他的爱更是无可比拟,一路走来都捧在手心里,当他获知赵鹏超设局加害于常征,她急得晕了过去,在病床上冥思苦想,恳求韩亚出面,让赵家放过儿子,才不得不公开他的身世。但他仍然不认韩亚为母,即使常妈邀请韩亚来家吃饭,他也不愿赏脸,鲜明而坚定地表示自己的归属和立场,坚持自己的职业信仰。

赵鹏超怎么也想不明白,常征居然对赵家那么大的财富不为所动,他也曾经设局贿赂2000万,让他以受贿罪进牢房脱警服。但是,常征回归赵家,不是图谋财富,在那短暂的家庭生活中,他约法三章:第一不管事,第二不做事,第三要花天酒地。其父对他的要求很认同,老爷子想只要幼子不与其作对,就是对家族的最大的贡献了,全家人总算平静地过了几天放松的日子。而常征将计就计,打进赵家内部做卧底,继续搜集证据,将他们一网打尽。这整得鹏超云里雾里的,哥儿绞成脑汁也想不明白,自家亲弟为啥不像其他权贵之人,也落点俗、也贪点心,好成为赵家的另一顶保护伞,在百思不得其解的情况下,要求会会常征深入交谈。

终于,常征坐在了鹏超的对面,老四首先坦然地承认,作为赵家的儿子,只不过跟上面的几个兄弟一样,无非是父亲商业帝国的一个棋子而已,亏得他还有几分自知之明,当他借整改集团洗白赵家时,对上面几个哥哥心狠手辣露出獠牙,但在最后关头,赵老爷还是出面保护老大老三的小命,不让他独吞其食。他也抱怨了母亲韩亚生儿不养的罪过,后又历数自己如何整改赵家产业,从不正规走向国际化的合资模式,希望常征对他那怕一点点的认可,也在情理之中。

可是,常征不这么认为,如果赵家坚持公平致富,没有伤害到平民百姓的利益和生命,那是值得令人仰止的崇高。但是,往上追溯赵家发迹初始的琼涯五号矿难事件,挣来的哪一桶金,没有染上斑斑血迹。如果,你在充满血迹上做任何修饰,那也逃不过应该有的刑罚,毕竟法大于天。

是的,两个人所在的立场不同,看到的问题也是不同的。鹏超虽然打小就在国外长大,但是他每一笔消费,都来自于赵家血缸里的钞票,即使他当上律师之后,开的律所赚的第一笔佣金,还不是赵老爷牵线搭桥,帮黑道打的官司赚来的吗?一个人如果一直在啃馒头,那他骨子里流淌着的是罪恶的骨髓,这是无法磨灭的阶级烙印。

至于赵鹏超对自己的邪恶人生做个总结,要从源头梳理,那韩亚的自杀,可以说明恶有恶报,他自以为一贯谨慎,在国外就对家族进行布局,在老爷和两个哥哥身边都埋上线人,感觉自己一手通天,无所不能。

但是,当他设局让纪虑来作为外资方,合股并购他旗下的四海集团过程,他抵挡不了诱惑,以非法集资被收监后,纪虑看穿了鹏超的险恶用心,让女儿纪念立即离开鹏超回澳洲去,去经营自己的安静人生。纪念那时才重新审四海集团所有的收购文件,发现了诈骗的证据,鹏超一点也不犹豫地杀了她。

尔后,深夜,他提着一袋饺子,敲开了母亲韩亚的门,一边与母亲话家常,打起感情牌,说自己小小离家,独自在澳洲自生自灭,每逢过年时,就特别想念在家吃妈妈做饺子的味道,离别之时,吃碗母亲下的饺子,深情款款……要不是秘书及时打电话告诉她,鹏超杀人的消息,韩亚真有点被儿子的话感动到。

瞬间,他看到纸已经包不住火了,就直接请求母亲打电话給海关放行,给他逃离开绿灯,当遭遇母亲的缓拒之后,他冲着母亲说:“你是一个奇怪的女人,一贯只在乎自己的仕途,生而不养,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韩亚听后,只有满脸的愧疚,想主动陪儿子去自首,但又被儿子讽刺一顿:“你就喜欢自己感觉,不,是市长的感觉,带着儿子去自首,然后被媒体报道大义灭亲,功盖于过...” 韩亚表白道:“不是送你去自首,而是要与你一起自首....”

赵鹏超听后,他已经清楚母亲彻底放弃他了,就拿出随身带的手枪,放到桌子上,威胁她把常征约来,让她二选一。 

这时韩亚很惊讶地问:“你要我亲手杀死常征!?”

那一刻,韩亚知道所有不愿想象的坏结局,已经来临,她对疯狂到了极点的鹏超说:“我自己去死....”

也是韩妈这句话,鹏超已经得到证实,自己在母亲心里,不如常征弟弟重要,以他习惯的逻辑,不是他死就是我死,而妈妈却想,与其你们只能留下一个,我愿自己去死,换得两儿的生。可是鹏超听后,绝望地佛袖而去,消失在浓浓的夜色中。不久身后传来一身枪响,韩亚用儿子留下的手枪,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而赵鹏超,回到赵家礼堂,等候警察的到来。

当常征带着队友来到他面前,赵鹏超用眼睛凝视他很久没说话,并且乖乖地伸出双手,束手就擒。

此刻,他知道已经到了偃旗息鼓的时候,因为他为了独吞财富,穷尽一生算计家里家外的所有人,结局还是最坏的那种,是该到了落幕的时刻了。

或许,此刻的赵鹏超,也厌倦了所有的斗法,他小时候独自漂魄到异国他乡,为了生存,要与不明身份的歹徒斗;长大后,为了安身立命,与黑帮勾结,与控方的律师斗;回归家庭,为了争取家族的财产与控制权,与老爷和兄弟们斗;等到所有的财富即将到手时,还要与警察斗……一生斗来斗去,都是与他类似的人做对手,只有刚碰到常征这样的异类,他开始充满好奇,并且自信满满地设局挑战,结果还是败在了他的手下,这对于争强好胜一生的人来说,是彻底的完败,也因为这一败,给他一生的斗争史划上了句号。

剩下的只有对常征的好奇,他好奇一个不为金钱所动的人,是用什么铸成的,他内心到底隐藏着那股神秘的力量,在多次死亡面前,照样气定神闲地勇往直前,没有胆怯,唯有果敢和坚韧,是他所不能拥有的高贵品质,让他在弟弟面前心服口服缴械投降,接受法律的制裁。

人们常常会听到绝望的哀嚎即生无可峦,真正使人绝望的,莫过于心死,这是一个母亲在离开孩子后所赋予的心理负能量,赵鹏超怒怼韩母,你这个奇怪的女人,就是指她既然生下他,又放弃了养育他,那是给他的生命画上了叉叉,他后来活着的所有努力,就是想证明自己是有价值的。可哪里知道,当一切不择手段做成之后,还是没有被母亲认可,这种绝望比较过去,有故之而不及呀!他也知道此生不再需要母亲的评判了,还是交给上帝处置吧!

所以,从《罚罪》看到结局,揭开了一个千古不变的铁律,那就是母爱对于个体来说,就是安全感和归属的需要,一旦失去了,都是永痕的伤害,他们需要用一生来疗愈的!并且结局无法预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安迪心理

QQ|Archiver|手机版|台州安迪心理咨询中心 ( 浙ICP备案号:07000406 )Discuz超级管家  

浙公网安备 33108202000124号

GMT+8, 2022-12-10 04:09 , Processed in 0.192906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