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州安迪心理咨询中心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账号登陆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原)面对孩子遭遇挫折,切忌动辄打骂

2019-10-13 15:5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79| 评论: 0|原作者: 郑丽君|来自: 安迪网站

摘要: 我在出国度假期间,一位正值孩子青春期的父亲紧急求助,说自己的儿子在学校出了状况,当孩子他妈接到老师的电话,要求家长去学校配合处理时,孩子妈妈情绪失控,说不想管了,干脆不管他。当这位父亲把儿子接回家,母 ...

我在出国度假期间,一位青春期孩子的父亲紧急求助,说自己的儿子在学校出了状况,孩子他妈接到老师的电话,要求家长去学校配合处理时,孩子妈妈情绪失控,说不想管了,干脆不管他。


当这位父亲把儿子接回家,母亲对儿子又打又骂,要赶他出门......


因为时差关系,接到电话时我从深睡中醒来,听他说得如此急切无奈,我无法拒绝,对他说:“你先安抚好太太的情绪....“

这位父亲说孩子他妈的脾气就是这样,碰到一点不顺心,就火冒三丈,而且不分场合.....

经了解,他的儿子正上高中,平时内向,少言寡语的。近段时间老师反应男生注意力不集中,也
不了批评。


那天上电脑课结束,任课老师忘记带走插在主机上的邮盘,被男生看见,当时他出于好心,顺手把邮盘取出来,想找个机会交给老师。


结果,老师下课没过多久想起来,重返教室,一看电脑主机不见了邮盘,就问在场的同学有没有发现,结果有同学说,是男生拔走了......老师就问男生,请还她邮盘。但是,男生却说自己没有拿。


那老师也无语就算了。


等到打扫卫生的阿姨,清理垃圾桶时,发现了这个邮盘,并且交还给任课老师。


此后,任课老师感觉该男生为什么在课堂问他时,却说没有拿,这样的行为令他很费解,就将事情通报给班主任,随即,班主任让家长亲自来学校协同处理......


等到父亲来到学校去问儿子,他说“本来想做好事,给老师留下好印象....让她多关注自己.....”


我听完父亲的简短陈述,感觉他的儿子平时比较内向,在人前缺乏自信,当老师很着急的情况下询问他,有点无所适从,紧张得随口否认了。

这说明男生在面对权威的人(老师和家长)容易产生胆却与畏惧。本来想通过这件事情与老师接近一点,但是,他说出来的话,又把这个努力超着相反方向发展。这让我想起“焦虑抵抗的依恋模式。”

我一边听着父亲在电话里说话的声音很高,一边联系到母亲平时又很情绪化,试想男生在双亲都很强势的家庭里,自然造成了少言寡语,内心胆恰畏畏缩缩充满矛盾的性格特征。


我建议父亲,从此之后,与胆小的儿子交流时,首先有充分的耐心倾听,特别注意语气语调,收起高八度的竹筒倒豆的语速,让孩子感受亲切和信任的情境下,大方地表达自己的想法。

我与这位父亲通完电话,倚在床头,很久不能入睡。


想想我们做家长的,何不是肩负艰具的使命,如果平时很少储备育儿知识,也不懂个体发展心理学的规律,在面对诸如孩子社交失败或挫折时,能否保持良好的心态去应对?


由此,我理解男生他妈的焦躁、以及孩子他爸的无助。


回想自己起初始当母亲时的手忙脚乱,一旦碰到一些不好的事情,也曾经犯过类似的错误。


记得那是儿子在幼儿园时,他下课比较早,家里有没有长辈候着。所以,给他一把钥匙挂在脖子上,方便
回家


可是,儿子有时也会淘气,比如将套在头颈上的钥匙取下来,拿在手随备撒圈子,结果不小心没有抓紧,摔到电线杆上去了,他回家后就只能等在门外,无聊的时候,用脚踩煤球。第一次我只是问他是不是他干的,他承认了,我也没有批评他,而他要求我立即配爸钥匙,我答应了。

但是,因为上班忙,当即竟然忘记给他配来。

次日下午,我回家后,又发现门口的地上很多煤球碎了一地,感觉这个儿子怎么那么胡闹呢,就举手给他一个耳光。


嗨,这个屈犟的儿子不哭不闹,拔腿就跑。

等到我做好饭,喊他回家,都不见人影。


我们那时住洞子楼,大家都在走廊上做饭,邻居告诉我,儿子跑下楼去了。


我到楼下找他。只看到他隐藏在一个教室的门后,一副委屈的样子让人心痛。

我带他回家吃饭的时候,他啥也不说话....

我观察他的表情,不卑不亢的,好像很有理。

我当下感觉自己这样冲动对他很不好,就说,妈妈打得不对,本来就应该配钥匙给你的,却被上班忙得忘记了,并且跟他道歉以后表示再也不会打他了。


而他将信将疑地看看我,不说话。我感觉在他面前,好像犯不可原谅的大错,后悔不已。

那个晚上,他吃好饭,也没有跟我说话。


我知道他还在生气,让我更加后悔自己的粗暴,根本起不到教育的作用,反而让儿子对自己产生敌意。决心从此以后,遇到孩子一些行为问题,一定要好好说话,停止打骂。

从那件事情之后,我面对孩子生活中的问题,变得特别谨慎,尤其是孩子在学校有些小挫折,我会更加
心体察,尽量做他的参谋和坚实的后盾,让他在无助的时候,心里明白妈妈是可以依靠的。


从此,我决心要与儿子建立平等信任的亲子关系。


记得儿子还在小学二年级,有一天中午,他跟我说要参加班级竞选中队长,我问他有多少胜出的可能,他志在必得地说“我会选上的”。


我举双手赞成他积极参与的行动。


但是,下午,我们在回家的途中相遇,他低着头不说话,我问他:“选上了吗?”他轻轻地说:“没有。”


我明显看到他非常失意的样子,就对他说:“没有选上中队长,照样是妈妈的好儿子。”


他抬抬头看看我表示怀疑。


我又说:“你没有选上中队长,照样是我的好儿子,这个没有变。”


这下他好像有点欣慰,但是他还是沉默着。


与他一起回到家,我忙着做晚饭,他在房间玩玩具,等到吃饭的时候,儿子还是闷闷不乐的样子。


我猜测他还沉浸在在下午竞选失败沮丧中,决定帮他做点什么。我问他:“真那么在乎当上中队长?”

他说:“是的。”


我说:“想不想妈妈帮你找找原因?”


他说:“什么原因?”


我说:“就是没有多数人投你票的理由呀。”


他说:“说来听听。”


我问了他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他:“你在学习上会帮助困难的同学吗?”


他说:“从来不会。”


第二个问题,我说:“你会关心集体吗?”


他说:“不明白要做什么?”


我打了个比方说,“如值班的同学忘记擦黑板,你会帮着擦吗?”


他说:“从来没有做过。”


我说:“作为班头,如果既不会帮助同学,也不关心集体的事情,当然大家不会投票给你了。”


他说:“我知道了。”


经过如此一段对话之后,他好像释然了。


时间过去二年,四年级的时候,班级再一次竞选中队长,但是儿子没有提前告诉我。但我记得很清楚,他等到自己选上后才跟我报喜的。我很好奇,问他:“是怎么当上的?”他很沾沾自喜地说:“我用两年的时间,努力帮助同学解决学习难题,也作了大量关心集体的事,所以这一次选举,同学们高票通过啦!”


看着儿子那份得意劲,我上前拥抱了他,作为最高的奖励。他就这样连任到小学毕业。


我们现在能够接触到国外有很多关于母子关系研究的书籍,那些研究揭示母亲情绪的稳定,对孩子心理发展的贡献非凡。


但是,在上世纪80年代,根本看不到有关亲子教育的读物。


但是,我从第一次粗暴“打儿子耳光”事件之后,就要求自己在孩子任何问题面前,充分保持冷静。这样我真的做到了。此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会蹲下去跟他好好沟通着解决,就这样构架了互相尊重和信任的母子关系。


后来儿子一路升学,他在学校碰到啥事,回家都会说给我听,而我也会给他一些建议,让他去操作,有用最好,没用就尝试其它方法,以保证他在学校生活得顺利些。

很多家长都说与逐渐长大的孩子相处,很费劲。


而我与儿子,即使到了青春期,也没有明显的冲突,有啥生活难题,彼此平心静气地交流,就这样,陪伴他上大学离开家为止.......

多少年来,我也在咨询室,遇到形形色色的亲子冲突的案例,他们的孩子,都以各种精神科的诊断前来寻求做家庭治疗。

当我们深入探讨下去,发现这些家长都很能干,事业有成,不少还是单位主管。


就是上面电话咨询的家庭,妈妈是个生意能手,赚钱很有方法。


但是,就因为面对亲人之间需要耐心沟通的问题,却缺乏耐心,不会好好说话,导致夫妻或亲子之间长期存在隔阂,等到孩子在学校出现异常(人际冲突、逃学、拒学、抑郁、轻生)时,才想起做家庭治疗的时候,几乎都有几十年的固化模式凝结成顽疾,此时的解救之道,需要家长作出大幅度的调整,否则,治疗孩子一个人的问题,需要走很长的弯路,并且意味着以孩子的正常发展为代价,有多沉痛不说,也非常的费力以扭转局面。

我常常想,我们在选择生孩子做家长的那一刻起,有否想过学习一些亲子教育的知识做储备?有否思考自己做父母过程会遇到困难后怎么处理?有否预计抚养一个女孩与抚养男孩有什么不同?如果孩子的成长与我们期望出入时,是否会坦然接受平凡的孩子?

诸如此类的问题,都影响着家长在育儿过程的心态,我们无法保证几十年如一日情绪平静。但是,你对孩子发火了失手了,是否愿意放下家长的身段,跟孩子说声道歉,以弥补亲子之间的隔阂。如果某一次,因为你的心情不佳,而错误地发泄到孩子身上,你能否理解他们的委屈与愤怒?如此感同身受的体验,都在影响着你以后对待亲人的态度,以达到掌控情绪,让情感以温暖的方式在家庭里流淌,使孩子的心灵收到裨益与滋润,开朗自信地成长,尤其比选择好的学校都重要多了。


安迪心理咨询中心  郑丽君  脱稿  2019.10.13 14:42pm

----------------------------------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安迪心理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