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州安迪心理咨询中心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账号登陆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原)吴谢宇到底是不是天生的恶魔?

2019-8-21 10:4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77| 评论: 0|原作者: 郑丽君|来自: 安迪网站

摘要: 2019年8月12日,随着北大学子吴谢宇弑母案进入起诉时刻,人们高度关注他弑母的动机,我也常常被微群的朋友问起,“他到底是不是天生的恶魔?”弦外之音就是,大家都不希望看到他是预谋杀母的冷血动物。我显然被问得 ...
2019年8月12日,随着北大学子吴谢宇弑母案进入起诉时刻,人们高度关注他弑母的动机,我也常常被微群的朋友问起,“他到底是不是天生的恶魔?”弦外之音就是,大家都不希望看到他是预谋杀母的冷血动物。

我显然被问得哑然,在心理学不是很普及的当下,像碰到诸如吴谢宇、林森浩、药家鑫、马加爵诸等学霸为什么会成为杀人犯?即
如何分析他们的杀人动机,都会冒很大的风险。

我知道,有相当一部分人认为,这些人情感冷漠,缺乏基本的善意,没有人性,都是天生的恶魔;但也有大部分人表示很疑惑,他们很早就表现出超人的天赋,学业优异,成长中是老师和家长的好孩子好学生,深得师长的宠爱与肯定,是个彻头彻尾的邻家好孩子形象。为什么却在上大学之后出现裂变,成为杀人狂魔?值得深思。

那么,在将信将疑之间,我们如何避开遗传决定论,把探讨的主题投注在他们的成长背景上,从亲子关系的视角,去审视问题的演变过程,有没有留给人们可借鉴和警示呢?

我比较支持后者人们的思考,无论从个体性格形成理论、还是客体关系角度来看一个人的心理动机,都在提示人们,一个人的心理状态,反应了他们与这个世界(他人)的关系状态。因为,人不是孤立的生存,而是群居物种,并且享有很长的成长期,他们幼小时被如何对待,注塑了他们对世界(他人)的看法与反应的方式。在大量亲子教育研究中发现,孩子在成长期获得了足够好的抚养,个体就会充满温暖和善意;相反,如果孩子被抚养人无辜身体(言语)虐待、忽略甚至抛弃等伤害,他们为了自我保护,内心构筑起厚厚的墙,对他人和世界形成对立与敌意,他们的人生一旦遭遇挫折,很有可能在弱小的应急状态下作出剧烈的反应,正如上述的诸位学神,变成高智的杀人犯。

由此,我比较相信,他们不是上帝派遣来
人间无辜肆虐的恶魔。

当然,要论证这样的结论,需要大量的论据,否则读者也不会信服。

那就让我们来看看,吴谢宇同学,是如何从学神演变为弑母狂魔的。

吴谢宇出生在中产阶层,妈妈是中学历史老师,爸爸是铁道系统的管理者。父母两个的原生家庭,都来自于农村,背景相当,两者都是兄弟姐妹中唯一的大学生。这样的新家庭组合模式,普遍有跳出龙门的优越感,也非常注重智力成就。所以,吴的母亲谢天琴,对儿子的学业要求甚高。从吴谢宇小学和中学一路被同学誉为”宇神“就让人清楚,作为教师的母亲,从儿子显著的学业成就,充分证明了她的教养有方。

这是人们容易津津乐道的,充满正能量的亲子教育的正面教材。但是,当吴谢宇弑母案暴露之后,人们也不得不深思他不为人知的另一面,他的情绪情感与认知行为又是如此的糟糕。

探究吴谢宇的反面,需要大量关于他成长中与双亲的互动关系材料加以说明。

据悉,父母在各自家族的优势地位,也意味者他们对家人额外的责任感,在原生家庭,他们如何扮演同辈向外发展的出谋筹划者和经济援助者。在自己的小家庭,他们不仅仅扮演夫妻相爱,为子女树立良好形象。

在先前的资料(没药花园的公众号里)里可以看到,吴谢宇在初中之前,是一个比较快乐的男生,不仅仅学业优秀,也被母亲教育得彬彬有礼,无论是老师和同学,一致认为他是没有“缺点”的宇神。这些都可以佐证,他的家庭环境如此“良好”(不排除有些强迫状态)。

但是,初中一年级,妈妈单位碰到改制,搬到了城市上班,与爸爸不得不分居两地,从此夫妻逐渐难以聚首。

吴谢宇在一个假期,去看望爸爸。

有一天,他与邻居一个女孩子在屋外玩得很嗨,当他口渴回家喝水,结果,无意中撞见爸爸与女孩的妈妈在客厅亲密的情景,他当时不知所措,假装随手拿来一本书就出门了。

从爸爸那里回来,他开始变得沉默寡言。

我相信,儿子变化之大,妈妈不会没有觉察,一定会询问到底为什么?

吴谢宇在归案后向警察坦诚,爸爸对他的影响特别大。

这里包含多层的意思。他说自己一直很崇拜父亲,但是遇见他出轨的场面,第一个反应可以说晴天霹雳。因为,在孩子未成年的时候,他们无法想象自己不是父母相爱的作品,这等同于谋杀。换言之,那可能是吴谢宇大学时抑郁症的早期根源。其次,相对于母亲的道德洁癖,父母彼此极端的精神境界,对吴谢宇男性意识的确立,无疑是充满颠覆性和矛盾性的。他处正青春初期,无论是形成道德价值同一性还是性别同一性,很可能造成内心的撕裂和混乱,甚至会伴随整个青春期,很难进行化解。这从他弑母之后的伪造身份证、挥霍金钱、性放纵等种种表现来看,是不是可以理解成只要母亲不在了,才可以像父亲一样放荡形骸呢?

丈夫背叛婚姻,无疑使吴母陷入巨大的痛苦深渊,也让吴母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儿子身上,此后的家庭结构,就是妈妈与儿子两个相依为命的凄惨景象。

在吴谢宇上高二时,父亲查出肝癌晚期的恶噩,让儿子吴谢宇骤不及防,不久爸爸病逝。

据说,在父亲最后一个月里,把他送回农村老家休养。

那段时间,母亲很少回老家照顾爸爸。而作为儿子的吴谢宇,以学业为由,也没有回老家看望过亲爹,等到出殡之时,象征性地参加了农村白事的仪式。

2016年2月14日,吴谢宇发信息让舅舅来火车站接他们母子未果,舅舅不久报案,在警察的介入下,打开谢天琴居住的教师宿舍,发现谢天琴被杀在自家中。吴谢宇也被列为重要嫌疑人。有记者采访他舅舅时说,妹妹谢天琴比较平时比较清高,而且有点精神洁癖,因为丈夫生前出轨,在他死后,她拒绝丈夫生前同学们的捐款援助。

这一点,对于谢天琴来说,本来可以理解为心高气傲、自力自足的独立表现。

但是,当吴谢宇在归案后的自述书上说“为了报复妈妈家的亲戚,在父亲病危时不肯借钱帮助爸爸治病”。吴在杀了妈妈之后,用母亲手机发信息却顺利借到144(包括被妈妈拒绝的父亲生前同学们的捐赠款)巨资之后,改变了原先对亲戚的看法。

他对此番的认识验证,是不是让我们产生如下几种假设。第一种可能性,在爸爸确诊肝癌晚期之后,没有进一步治疗(晚期肝癌治疗只有肝脏移植费用昂贵),吴谢宇可能问过妈妈为何不向舅舅或其他亲戚求助?但妈妈因为恨爸爸出轨在先,就搪塞儿子说舅舅他们不会借钱救人......由此,让他感到妈妈那边亲戚见死不救而生恨意。第二种假设,与多数家长一样,面对家庭灾难,为了保护未成年的孩子,不愿告诉实情,以为这样做就可以降低孩子的痛苦压力。无论是前者随备搪塞借钱难的理由,还是后者向孩子隐瞒实情为儿降压,都是母子之间缺乏信任、沟通不畅的表现。吴谢宇身处高中阶段,他们会用自己的逻辑思考问题,当不符逻辑时,也会让他留下很多猜想和存疑,蓄意等待时机努力去验证,如他说验证,却付出了弑母的代价,实在无法想象。

这个教训实在太过沉重,此番逻辑也实在荒唐。

吴谢宇尽管经历了爸爸病逝的丧失之痛,但是,他还是在高二时以特别优秀的成绩,被北大自主招生提前录取。

很多微信朋友很想了解,吴谢宇在大学生活的状况,疑惑他在北大的三年有没有特殊的经历,诱发他自我毁灭的发生?

2012年9月份,吴谢宇要去北京上大学了,这对吴妈妈来说,以后的日日夜夜,都要一个人独自面对。我们可以想象,他们母子分离的那一刻是多么难分难舍,吴谢宇到现在都闭口不谈。

但是,据北大少有的同学反应,吴几乎天天会与母亲通电话,向妈妈回报每天的思想动向,去了那里?干了什么?

在平常人的眼里,可能会感觉吴谢宇很孝顺,对妈妈很忠诚。

但是,从人生发展的规律来看,这个时期,他已经成年,青年人的心理发展主题,主要跟随青春期的主观自我的确立,也就是说“他人认为的越来越少,我认为的越来越多”,继续发展爱与亲密。也就是是,克服自我同一性混乱之后,青年人更重要的是,在心理层面,与原生家庭进行情绪分离,逐步实现精神独立性。当然,由此也会产生孤独感,真因为这种孤独体验,让他们努力与同辈保持联系,建立友谊,甚至尝试谈情说爱,重新创建新的依恋关系。

可是,吴妈妈要求儿子每天都要向他回报动向,还绝对禁止谈恋爱,这是一种精神窥视和控制,很容易造成亲子冲突。

这不,吴谢宇大二时,陷入抑郁与自杀的困扰中。

这是他对高中唯一的好同学孟川的心里流露,那时,孟已经在美国留学,他对记者说吴很爱面子,没有说到什么原因,只是说抑郁而已.......

这个与妈妈一样好强的被誉为“神”
的青年人,已经习惯封闭自己的精神世界。

但是,他却养成了一个特别的减压方法“性瘾”,这是他在被捕之后“自述书”上的袒露,他患了抑郁症,或许与他的“性瘾”有着某种联系。因为,这明显背叛了母亲赋予他高贵的精神价值理念,可想而知,他的内心正在经历剧烈的绞杀与撕裂,耗费了他以往对学业的专心致志,让他在大三的时候,无法有效应对繁重的课业,成绩直线下滑,他那时没有寻求心理治疗,却打算着退学的准备。但是,这根本无颜向母亲交代的,他不忍心破坏妈妈对自己的最高期许。

人在绝望的时候,会做什么呢?过去那个“宇神”已经渐行渐远,当不能够成为最好的,那就成为最坏的吧!这是吴谢宇延长了的青春期“非此即彼”的认知与思维,并开始指导着后来的一系列自我毁灭的行动。

2015年4月份,他首先退掉北大所有的选科,还提前向某机构领取了奖学金。拿到这些钱后,他开始在网络上购置各种刀具,6月低回家的时候,他向妈妈说,自己要准备出国留学,这样哄得妈妈谢天琴很开心,缝人都说儿子要带她去美国留学去....

很多人对吴谢宇说的弑母动机,为了帮助他解脱“痛苦”很不理解。

但我认为,如果一个孩子,几十年与(父)母处在共生关系里,不分你我,是非常窒息的。试想一下,一个成年人,要想呼吸一口新鲜空气,都要向家长报备,岂不是杀了他更直接。

其实,吴谢宇在在北大读书,有很多的选择,看着每年一批又一批出国留学的同学,他作为学霸,难道没有动过念想。还有大学生基本上都会谈谈恋爱,但他,头上有神明,不敢为也。

身处北大这个人人羡慕的学府,很多欲望与吸引,对一个母亲框定的乖乖儿来说,几乎是痴人说梦,想都不敢想,是一种什么的滋味。

最后,他无奈选择了毁灭,是对母亲的又爱有恨所为之。那么,如果单单恨,他大可不要回家,或者出国留学,决绝一点与母亲保持长点距离,也可以给彼此留条生路。

但是,他分明爱着母亲,他深知,母亲如果没有了这个令她骄傲的儿子,日子与日黯淡。

所以,吴谢宇如果选择死,也要带走母亲一起赴黄泉。

这不符合正常人的逻辑,违犯天条和纲常伦理,所以,有人认为吴谢宇是恶魔。

但是,却符合吴和他母亲共生关系的逻辑,即你就是我,我就是你,生死与共。

当吴谢宇离家到北大三年整,也没有切断连着母亲的那根脐带,他每天要与母亲通话,回报自己的所思所想,即备是母亲要求过分,但他也没有抗议,成为一对难分难解的、爱恨纠缠的母子连体。

试想,如果要对这种关系进行分离,那等同于举刀开劈。因为,无论是儿子还是母亲,都不敢承担背叛者的骂名。

所以,吴谢宇最后拿起哑铃砸向母亲的那一刻,以为可以一了百了。

那知道,他的潜意识里感觉到“终于解脱了”的轻松感,让他在没有母亲的日子里,多活了三年半之久。

那三年半时间,尽管是逃亡,或许是他在推到了压迫他几十年的那座大山之后,最自由的时间,尽管这种自由来得充满血腥。也只有这样,他才可以带着
任性、错误甚至污点(不用装着完美)与父亲进行认同和链接。

这是多么辛酸与曲折的自我解脱之路。

他现在坐在监狱里,还在修补着父母相互恩爱的情感故事,或许他在失去母亲之后,幻想重新回到有妈妈的生活里。

其实,当他在准备弑母的那些刀具开始,就已经踏上自我毁灭之路,他要毁掉的是父亲族系的劣根,那是妈妈判定的罪恶。

或许到现在,他还沉浸在父母道德对立的自相矛盾之中,他被这种对立的观念撕裂成两半。

人们会问,他到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的做回自己?

这或许就是吴谢宇似是而非的弑母动机:“为挣扎在寻找自我的路上......一次付出惨痛代价的极端错误的尝试”


安迪心理咨询中心   郑丽君  脱稿于 2019.8.21 10:44AM
====================================

网站:adxl.cn

微信:adxlzx

公共账号:tzadxlzx

联系电话:0576-85113381,13058893590.

地址:栢叶西路88号三楼301室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安迪心理

QQ|Archiver|手机版|台州安迪心理咨询中心 ( 浙ICP备案号:07000406 )Discuz超级管家  

浙公网安备 33108202000124号

GMT+8, 2019-11-14 14:14 , Processed in 0.095545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