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州安迪心理咨询中心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账号登陆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原)姑娘看似强迫症,实则是分化不良

2018-7-15 21:0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592| 评论: 0|原作者: 郑丽君|来自: 安迪网站

摘要: 这是一位2017级大一女生,因为新环境适应困难,向父母诉说在校洗澡极不方便,学生公寓里的蹲坑很不卫生,而强烈要求请假回家。父母开始认为姑娘是一时不习惯,等到国庆节回家休息几天,就可以回学校。哪里知道,这一 ...
编者按:在很多留守儿童的成长背景中,孩子本来就很容易缺乏安全感,或太早的寄宿学校生活,或让隔代抚养,都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本案中的女孩,跌跌撞撞走到离家的年龄,却因为成长中心理缺钙,无法适应外部环境,滋生了心理疾病。当她的病症牵动了长期隔离的父母,家庭治疗探讨,揭开发了家庭系统的问题,让我们看到强势妈妈的家庭里,孩子容易与父母一方结盟,形成三角关系,让病症合理化地延续下来。治疗的目标是促进分化,重建子系统的功能,让孩子成为孩子,父母成为父母。〕

是一位2017级大一女生,因为新环境适应困难,向父母诉说在校洗澡极不方便,学生公寓里的蹲坑很不卫生,而强烈要求请假回家。

父母开始认为姑娘是一时不习惯,等到国庆节回家休息几天,就可以回学校。

哪里知道,这一回家,她死活不去学校了。每天,上厕所之后,就在卫生间冲澡个把小时,不叫她就不出来。当时,父母还在外地做生意。家里有姑姑照顾她,日复一日,姑姑受不了侄女的洁癖,要求兄弟回家带女孩看病。

无奈,父母带着她去看遍南方各大城市有名的精神科大夫,结果诊断为强迫症,接受长期的药物治疗,并且办理休学一年手续。

女孩所谓的强迫症状很奇怪,就是每一次上厕所之后,就怕尿液浇到屁股上,非要洗个个把钟头,还要父亲去确认,才肯从厕所里出来。

直到今年的高考季,女孩药物治疗已经八、九个月了,症状没有改善,并且药量在不断加重,父母看不下去了,希望找到不一样的治疗方式,就连姑娘自己也说,药物解决不了自己的问题。父亲开始搜索心理治疗的机构。

第一次,由父亲单独来咨询室预约咨询,当我问,你女儿是上大学的青年人,她自己有心理治疗的想法吗?

以往经验告诉我,如果当事人自己没有求助动机,那是很难在心理方面获得帮助的,所以,本人的咨询动机很重要。

父亲却说:他们已经带着女孩找过国内权威医院权威专家不下五六个,花费十几万,马上要开学了,如果她的病情不好转,生怕上学要泡汤了。

说来说去,过去的治疗都是父母的意愿所为,听不到姑娘自己对症状的理解与改变的要求,这会影响我是否考虑接诊的决定。

首先,我感觉这位父亲没有回应我的问题。所以,等他说完,我又问,在那么多的问诊过程,姑娘自己有没有寻求心理治疗的想法。

这一次父亲还是抱怨,说这个女孩无药可救了,那么大了自己什么都不懂,把大人愁死了,本来夫妻在南方城市做生意,现在都不上班了,就侍候这个得怪病的女孩,坐吃山空.....

看着他坐立不安、着急万分的样子,我跟他说明,如果你说的情况是真的,那要带着女孩和妈妈一起来做家庭治疗性评估。

他却问我,是否保证能够治好姑娘的病症。我还是非常耐心地告诉他,或许不是女孩一个人问题,必须要有第一次的家庭治疗评估会谈,否则无法承诺任何保证。

这时父亲想了想,带着疑惑离开了咨询室,说回家商量商量最回复我。

据以往的经验,我估计这位父亲对我的家庭治疗理念不大会接受。

但是过了几天,他带着女儿与太太,走进了我的咨询室。

这一次会谈,进行得很困难,妈妈有口难言,爸爸口口声声说自己对女孩不放心,还有姑娘本身,感觉自己便后反反复复地冲冼的行为,没有什么可说的。在很多家庭访谈中,他们都会带着自己编排的剧本在演说,那是习惯了的互动风格。

而我要长着第三只眼睛,认真观察每一个人发言的表情,从中发现玄外之音,将姑娘的怪病与父母的关系链接起来。我就女孩每一次方便后,非要喊爸爸确认这个有意思的细节,去问母亲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妈妈此刻很激动,她说那么大一个姑娘儿,老要爸爸看她的屁股,多害羞的事情。我也对她爸说,不要答应她的要求,可是,她爸爸反而跟我急,我们为此发生多次剧烈的争吵。

我去问先生,这样的争吵有结果吗?

他说没有结果,有就不需要到这里来了。这话说得符合逻辑。

但是,姑娘的强迫行为,为什么与爸爸链接的那么紧密呢?从精神分析的角度解析,她有明显的恋父情结。否则,她一个大学生了,难道不明白什么是父女之间的边界吗?

这个问题我要进一步探讨下去,否则,就像药物治疗一样,会谈没有挑战性。

我对姑娘说:你很有意思,现在离不开爸爸,好像回到很小的年纪,是否爸爸照顾你的记忆很美好?

她说是的,小时候妈妈只顾做生意,洗脸洗脚甚至洗澡都是爸爸帮着我做。而且与妈妈比较,她常常会洗头洗澡搓得死痛死痛的,而爸爸就很轻柔很舒服。

爸爸这份特殊的待遇,你享受到几岁?

她说一直到弟弟出生,自己不得不回家上学。

八岁的年龄,她要回到老家上小学,那个时候,正好弟弟出生了,她这个小姐姐就要被迫与父母分离。回到老家,日常生活由爷爷照顾,包括接送上学放学。而且据她回忆,爷爷做的饭很好吃,比妈妈做得好多了。

她这样说,好像有意让母亲难堪。这是不是那个小姐姐自从有了弟弟之后,就不得不离开妈妈身边的迟到抗议呢?

我说你好像对妈妈特别有意见,是否记气妈妈只带弟弟在身边。

姑娘说不是的,弟弟上学后也回老家的。他们现在只管做生意。

虽然这样说。但是,姑娘说完沉默许久,我想她是否在拣那些父母喜欢听的话来说。毕竟,童年长期离开父母的孩子,感觉不能抱怨父母的,他们已经被千万次地教育成“爸爸妈妈为了给你们更好的生活不得出外赚钱”,致于真的碰到一些困难、孤独、无助、也被忽略了很久很久。她习惯性地对长期隔离的情绪所做出的防御,使她在青春期自我整合的过程,带来极端的困难。

那么,她跟母亲的对立,是否为了与父亲结盟呢?

我试着向父亲澄清,你知道女孩对妈妈不满意吗?

他说,她妈妈常常说我不会挣钱,吵架时都说钱是她挣的,家里不应该分谁挣钱多或谁挣钱少,她平时照顾客户去了,我只好负责照顾孩子和做饭,分工不同嘛。

这话说得很客观,但太太为什么不领情呢?

我问妈妈,对这样的分工合作是否满意?

她说不是老公说的那么好听,现在孩子都在老家,他也不会照顾生意的.....

这或许是母亲不满父亲的真正原因。在很多夫妻搭档的生意铺里,常常会闹出冲突来,这个冲突往往是男人对妻子辛苦的忽略。

但在现场,我发现,每当父亲说到母亲的话题,他会目不转睛地看向女孩,而姑娘也心领神会似的,马上会发表自己的看法来声援爸爸。显然,她对父亲的理解,远远超过了母亲,而且,她也表示反对妈妈常常强势邀功的做法。

这个时候,妈妈很无语,她开始眼圈红起来了,明显感到委屈,她对着丈夫说,我自从嫁到你家之后,身上背着债,才拼命做生意,吃了多少苦,女儿不知道,(指向老公)你应该不会忘记吧!现在好啦,你们父女合起来都说我不好,我这段时间在家,看到你们这个样子,要逃跑的想法生过不知多少回........她抹掉这眼泪,过去的那些医生都说,爸爸不需要反应那么快,可是他就做不到.....

我问如果不配合姑娘的要求,爸爸怕什么?

父亲说怕楼上楼下的出租客听到很没面子。

这个个子很高的父亲,原来内心是那么的敏感脆弱。

我说你那么紧张,你有看医生吗?

妈妈说:他也在吃抗焦虑药物的....

家中的那个忠诚于父亲的姑娘,深感爸爸在妈妈心目中的位置,当他被压抑的情绪无处释放时,女孩用生病的方式,让父亲变得很忙很有用。所以,换一种角度来说,女孩的怪病,是专门给爸爸生的。

探讨到这里,我对女孩说,如果你用这样的方法去帮父亲,你不要说吃多久的药物,关键是你做不了自己。

姑娘沉默了,虽然,第一次会谈,姑娘都没有回答我这个问题,但是,我提出来的假释,明显引起了父女之间边界问题的思考。

我心里清楚,要揭开这个家庭系统混乱的谜题,还要进一步探讨这一对夫妻原生家庭的经验如何影响他们的婚姻,走向阴盛阳衰的模式状态。

据妈妈说,她自己生长在多子女的农村家庭,小学没有毕业就帮着父母做小买卖了。由此,练就了与顾客沟通的好技能。所以,在婚后,她很快背着老公的债务,踏上了经商的道路。十几年风风雨雨,拼命赚钱,现在房子也盖了,女儿上大学,儿子上重点初中,本来好的日子指日可待,却被姑娘的怪病颠覆了......

妈妈说着说着又流泪了.....

而爸爸原生家庭呢,家里有三个姐妹,他虽然是哥哥,但是,那些吃苦耐劳的姐妹,把他的生活照顾得妥妥帖帖的。就说女儿上学后放在爷爷那里,学校里有啥情况,都是姑姑出面打理的,姑娘也说,自打上初中后,对学校生活不习惯,姑姑做主,让她搬出学生宿舍,住进她们家轮流去照顾着。有能干的姑姑代替母职,姑娘初中高中生活,大部分时间都住家里。

我想女孩小学六年留守在家,与爷爷生活,隔代亲自然使她获得了很多特殊的待遇。她在吃饭口感,以及就寝洗刷,都形成了特别的模式,她中学六年的生活,反复离开集体住宿的环境,分别寄宿在姑姑家、外婆家、最后还是回到念念不忘的爷爷所做饭菜的味道里。她反复的逃离集体生活环境,自然与同伴相处都会发生困难,更何况是生活细节方面的适应障碍了。

她在中学阶段一系列的表现,这与父母认为她很早独立的想法相勃,体现了姑娘内心深处对家庭其他成员的依恋与依赖,造成了无法适应外界环境的事实。

所以,上大学之后对新环境的不适应,变得那么顺理成章了.....

在上述一系列的探讨中,对他们的系统功能做出评估,对接下来的会谈设置,有了明确的指引,重点放在重建姑娘的社会功能,以及建设夫妻情感关系两大主题上,主要的目的,要让孩子成为独立的个体,夫妻成为合作的组织,只有比较清晰的亲子关系,才有各自保持心理健康的可能性。

换句话说,孩子在家庭系统中的位置,决定了他们心理健康的发展水平。

(未完待续)

安迪心理咨询中心   郑丽君   脱稿于  2018.07.15.21pm
------------------------------------
------------------------------------

安迪心理咨询中心,在郑丽君主任的倡导下,创建于1998年,是台州市第一家专业心理咨询机构。先后为吉利汽车,中国联通,等台州本地的企业院校提供过心理咨询服务。创始人郑丽君女士,18年来致力于家庭治疗研究与实践,擅长处理婚姻危机、亲子冲突、以及儿童、少年心理情绪与行为问题的心理分析与纠正,如多动症、抽动症、厌学辍学、网络依赖、考试焦虑、自卑抑郁、厌食暴食、精神分裂症各类上瘾症(烟瘾、酒瘾、毒瘾)的家庭治疗。特别对女性不孕不育情绪机制的心理分析、产后忧郁症的预防与家庭治疗积累了丰富的独特的临床经验。

如果你需要更具针对性的心理咨询服务请通过以下方式联系安迪心理。

联系方式:13058893590

微信:adxlzx

QQ:278830150

手机网站:m.zgadxl.com   

官网:adxl.cn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安迪心理

QQ|Archiver|手机版|台州安迪心理咨询中心 ( 浙ICP备案号:07000406 )Discuz超级管家  

浙公网安备 33108202000124号

GMT+8, 2018-12-15 10:26 , Processed in 0.094967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