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州安迪心理咨询中心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账号登陆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原)女生为何患上“精神分裂症”-家庭治疗体会

2018-3-22 16:2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825| 评论: 0|原作者: 郑丽君|来自: 安迪网站

摘要: 在家庭治疗的临床实践中,时不时地碰到青少年诉诸因害怕“他人背后议论”和“被他人欺负捉弄”诊断为精神分裂症的案例,他们有的已经因为治疗几个月,也有的精分病人的帽子戴了四五年,初次会谈,看到他们灰暗的脸色 ...
在家庭治疗的临床实践中,时不时地碰到青少年诉诸因害怕“他人背后议论”和“被他人欺负捉弄”诊断为精神分裂症的案例,他们有的已经药物治疗几个月;也有的精分病人的帽子戴了四五年。初次会谈,看到他们灰暗的脸色和古板的言语,心里感到万分的惋惜,这些孩子普遍的特征是,小时候很听话,并且对父母言听计从,过份迎合家长的需要,将自己的内心需求隐藏起来,现场会谈也会看到,他们说话之前都非常照顾父母的眼色,小心翼翼地尽量说出让父母喜欢的话,真是这些“无自我”的心理动机,让他们习惯于被父母架空自己的思想和情绪,在现实的人际互动中,生怕自己的头脑里的想法会被他人窥视而步步留心,这种没有边界的意识,让他们误以为人与人的头脑有无线相通的可能性,这就是精神科医生将“幻想妄想”作为精神分裂的主要诊断依据。为了控制幻想与妄想,需要长时间的药物治疗。

那么,长期药物治疗的结果,可以导致病人的社会功能严重缺失。

当家庭治疗的兴起,将主诉 转入
关系层面探讨,却发现,这些精神分裂“患者”在成长中,他们对外界或自身内部的感知,常被强势的父母意志替换。那么,当重建自我意识的心理治疗过程,可以很好地取代药物的功效。这不仅仅对精神分裂的发病机制“双重束缚”露出水面,并且在心理治疗界有了颠覆性的认知,精分治疗的发生也从生物的模式转到社会心理的模式,这是不是里程碑式的成果,并对家庭或社会的贡献无可计量。

小素是初三女生,整个寒假都捧着手机与人微信聊天,有时,深夜不眠,假期作业几乎空白,开学了,老师以让她回家补作业为由,不让素同学注册入学。在外做生意的妈妈很生气,感觉女儿无可救药了,怎么初三最后一个学期,其他同学都聚精会神做题应付中考,而自己的女儿却热衷网络聊天,难道她发疯了?妈妈带着素去精神科看病,心理测量的结果焦虑伴抑郁,还有“精神分裂症”可能,当医生对妈妈说,最好带她到上级医院复查,妈妈才感到事态严重了。

但是,素同学坚决不去精神科了,她要求妈妈寻找心理医生帮助她,她感觉精神科医生的眼神有点鄙视。当妈妈听到女儿这样的表达,开始接受她的诉求,预约了我的会谈时间。

第一次见面,素同学神色很慌张,没坐稳就叫老师老师,请你单独跟我谈,我妈妈在场我就没法说话了.....可见,这对母女角力有多复杂。

我是家庭治疗师,很喜欢与家人一起会谈,可以在现场看到家庭成员之间互动的面貌,这样可以在探讨病人的症状时,很生动地让她们活现,同时反馈父母,让他们了解,那些对话可以导致所谓“病症发作”,既客观,又有说服力,提出干预策略也比较可行。但是,当我看到素同学的紧张表现,让我对她的诉求表现出非常理解,我立即去询问妈妈是否同意女儿的请求,母亲也满是说好...好....。这样,让我在与她单独的50分钟时间里,倾听到了素同学的不为人知的童年遭遇。

她说:“医院医生说我毛病,我不否认,但我清楚,我的毛病肯定不是吃药能够解决的,很多过去发生的事情,很长时间里好像被遗忘了,但最近却一古脑儿涌现出来,我感觉头脑很乱很乱,所以,我要接受你的帮助.....”

面对她的强烈的求助愿望,我想即使她已经被标上“精分”的标签,
恰好是她向好的动机,也适合心理治疗的对象,我心里默许与她开展了对话。

我说,谢谢你的信任,我很想听你说说过去的情况,让我们一起探讨探讨,到底你的问题与那些人和事有关?

她说:“与一个人有关,我妈妈说我被那人魂勾走了,这个人就是我小学的同学某某某,我早恋的对象.....这些天我老感觉他在跟踪我......”

我知道,就凭她后面那句主诉,基本上会被精神科诊断为“精神分裂症”。

而她说的早恋,是我更好奇的,这是她客体关系的经验,也是天下父母和老师的天敌,他们最忌讳的话题,那么,素同学又是如何在那么小的时候开始早恋的?

我诚恳倾听的态度,使素慢慢地放松下来,她虽然也说自己这一段时间非常的混乱,但我想,她的混乱一定有原由。所以,了解她的成长过程发生了什么,可能帮助我对她解释目前混乱很重要。

她一说到草木皆兵的早恋还是有点心虚,小素同学之所以情感丰富,长期有“他”这个人存在,也是与其几次遭遇有关的,第一次遭遇发生在小学三年级,那是在学校厕所里被同班同学“强奸未遂“留下的心灵影阴,之后,她一个人在自家也感觉不到安全,非要把电视机开得很响,似乎只有这样才让自己壮胆。第二件事情,是五年级离开父母回家住寄宿学校认识了那个男生,并且无可救药地恋上了他,一直到现在,她认为有他的陪伴,才能够安心读书。致于,素寒假心情不宁无法做作业,是因社交网络上多了一个男生,但她坚信,那个陌生的男生就是初恋的化身,她要努力揭穿他。所以,非常认真地留守在微信里,只要手机滴滴的提示音一响,她的心就被牵走了,她希望从每一条信息里,找到验证他正身的依据,无疑把作业荒废了。

听着她逻辑分明的表达,我相信她这俩件事情一定有着内部的联系,希望她说得更明白一点。

她说,三年级的事情,从没有告诉父母,感觉即使他们知道也会骂我的,不会得到理解与支持。听着他这么说,我很想了解父母为何缺乏同情心。

她的父母在北方大城市做小本生意,她就出生在那个大城市,并且在那里上幼儿园,升小学,她到现在为止,都感觉自己是北方人,这对她后来被父母送回家乡读书,是一个转折点,尤其是生活习性的改变,造成了很大的适应困难。

但我还是有点不明白,父母对于自家孩童遭遇性侵的大事都漠不关心,那有这个道理?素却说,这是她的父母,他们常常说我特别多事,不要影响父母做生意,才算好孩子呢!爸妈常常对她说,哥哥生下来就给爷爷奶奶带,你放在我们身边,已经够好了,必须要乖乖的。所以,我也习惯放学后一个人回家做作业,尽量不诺家长麻烦.....而在低年级时,她的确学习成绩很好,符合了父母乖孩子的标准。

可是,当那件性侵事情发生之后,素已经不是过去的素了,她常常一个人在家的时候,怕有人会突然从天而降。所以,极度的不安全感,导致她一个人的时候,努力转移心思,沉浸在电视剧情节里,把那些时间打发过去。现在妈妈常常批评她,从那个时候开始变了。可她逃避紧张感的方法,没有被父母理解与认同。慢慢地,她生活中迷恋上电视,虽然性侵事件造成的伤害,和极度的恐惧感、羞愧感侵扰内心的平静,
她借由自己的智商够得用,保持满意的学习成绩,却蒙蔽了父母的眼睛,他们没有觉察出女儿的内心细微变化。

可是,到了五年级,父母在大城市的生意出现萧条,决定转行之前,首先将女儿转回到老家来上学。这次对女孩的安排,父母没有像哥哥一样交给爷爷奶奶管,而是寄托在辅导班里,即让辅导老师代管食宿和辅导作业。初来乍到时,素带着北方成长的语音与饮食习惯,适应起来很困难,加上极度不安的内心,在看不到父母的情况下,情绪时而不安时而焦燥,常常吃不好睡不好,还莫名其妙地大哭。那个时候,所有的女生都表示,不与爱哭鼻子的素同学做好
友......可只有一个读书很好人缘很好的单亲家庭的男孩,悄悄地主动接近她,并常常陪她说话,她视他为黑暗中的明灯,从那个时候开始,他们成为密友。素现在回忆起来,心都暖洋洋的,她说那段时间,要不是这个男生,在离开父母后的最后二年小学高段,会出怎样的后果无法想象。

而我认为,她与男生的关系,在某种程度上,他成为她的挚友。现在,父母说素早恋,其实是依附的转移,她和他,是一个精神共同体,男生家的母子被父亲抛弃;素的父母为了做生意,无暇照顾女儿,把她们寄养在同一个辅导班里,两个同病相怜的孩子抱团取暖.....

素换了一口气说,小学毕业后,各自升入不同的初中上学,但联系没有停止,他们周末通过微信,互相鼓励感情越来越好,有时也约会,随着年龄增长,以及荷尔蒙的刺激,他们彼此献出了初吻。此后,素的内心发生了很复杂的变化,她常常陷入一种莫名的担忧之中,怕以后会失去他。也正因为这样的担忧,她会常常向对方提出分手,由于对方的坚持,熬到初二的期末,当素有一次正式提出分手,男友也因为她反反复复的变化感到心很烦,赌气地同意了。

就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停止约会,停止微信交流。素开始满以为这样就可以安心学习,应付中考,不知怎么的,心情反而不平静起来,学习的热情下降了,学习成绩开始下滑,老师与父母对她都关注起来,督促她要注意最后一年中考前的努力,而她感觉越努力越差劲。糟糕的是,她发现自己内心空空的,一种漂浮不定的感觉侵扰着,无法投入上课与作业,时间很快就到期末了......这个时候,她在QQ里接受了一个陌生男孩的好友请求,一种新鲜感,让他们聊得很嗨。但不久,对方就提出要她作女友的要求,素在极度空虚的情境下,答应了他。随着交流的深入,素却发现,他的言语风格,以及爱好志趣都与前男友很相似。素被对方深深地吸引了,一方面期盼与他交流,一方面想求证两者是否同一个人,常常被一种幻觉牵制住,走在路上怕男生跟踪......就这样,假期过去了,作业也耽误了,当老师对她拒绝注册时,让妈妈感觉女儿走火入魔,不可救药,带她去看医生了......

 在大医院里
心理诊断测量,也吓着了陪同她就诊的母亲,当女儿不情愿上省城继续看医生的时候,她还是给女儿打开了另一扇大门,当她发现女儿的困扰是“创伤后遗症”,未作及时处理所导致的安全感严重缺失留下的隐患时,妈妈配合家庭治疗的决心,给女儿康复提供了条件。

.............................................

素在家休息了一周,她每天来我这里探讨心灵的困扰,我对她的理解,使她从未开放的心灵打开了,这是好的开始,接下来,处理她的创伤,让她有勇气面对曾经的遭遇有了不一样的评价,在这一事件中,我肯定地告诉她,“不是你的错”。这对恢复她的尊严,重新定义自己的自我价值很重要。加上妈妈参与治疗,她理解孩子多一点,女儿自我疗愈的力量也在不断增加。第一天会谈后,就卸下来压在小素
心头那块沉重的负累,她本来说话倒豆子一样,很多次讲到伤心处,泣不成声;但第二次会谈,显得坦然很多,她说自己回家后,睡了一个安稳觉,感觉能够掌握自己的情绪了,也充分相信在心理治疗中会很快好起来的,她对治疗的信心,是最好的药物.....第二次会谈之后,过去对他人的看法,突然变得不重要了,她说这样很轻松,精神科是所谓“幻想、妄想”也自然消失了......

(未完待续)

--------------------------------------

安迪心理咨询中心    郑丽君   脱稿于 2018.03.22

手机:13058893590

微信:adxlzx

门户网站:adxl.cn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安迪心理

QQ|Archiver|手机版|台州安迪心理咨询中心 ( 浙ICP备案号:07000406 )Discuz超级管家  

浙公网安备 33108202000124号

GMT+8, 2018-10-16 06:17 , Processed in 0.147303 second(s), 4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