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州安迪心理咨询中心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账号登陆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原)他不再关注“他人怎么看”了

2017-3-17 12:4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612| 评论: 0|原作者: 郑丽君|来自: 安迪网站

摘要: 十年前,一位高中生因为情绪冲动且有毁物的行为而辍学,母亲当时也想到接受心理的帮助儿子康复,但是由于没有得到父亲的支持。这位父亲是一个机械工程师,他面对情绪激动的儿子,希望对证处理,他认为当前急于控制情 ...

        他再也不害怕“他人怎么看”了
     十年前,一位高中生因为情绪冲动且有毁物的行为而辍学,母亲当时也想到接受心理的帮助儿子康复,但是由于没有得到父亲的支持。这位父亲是一个机械工程师,他面对情绪激动的儿子,希望对证处理,他认为当前急于控制情绪就最重要,干吗要啰哩啰唆地谈话分析找原因。于是叫来几个亲戚,强制将孩子送到一个针对青少年心理行为纠治学校封闭式训练半年,在他们严格管教下,控制他的冲动情绪。学校拍了很多男生被驯服的照片给家长,向他们交代证明男生已经治疗恢复。半年后,男生被接回家,反而增加了对父母的仇恨,祸在家里不出门,一不开心就砸家里的东西,父母实出无奈,后送往省城的精神病院接受抗躁郁治疗。时至现在,十来年过去了,症状时而稳定时而反复,开始三年男生社会功能退化,除了进出医院,几乎不出家门,但后来逐渐稳定,他陆陆续续上班五、六年。他们认为药物控制躁狂发作有效果,近三年来没有发生过激行为,父母都庆幸儿子逐渐在好转。但是,他很少与外界交往联系,除了几个同学偶尔走动,没见他增加新的生活内容,每天在单位,没事就打游戏,对工作内容也不上心,常常有一搭没一搭丢三落四做事情,如果被父亲发现,他会怒气冲冲,不顾场合批评他,面对这样,男生就会消极怠工......他现在仍然坚持服药中。


     十年后,男生已经长到快二十七八岁,中等个头,略胖,小腹有点隆起,脸白白嫩嫩的,目光回避躲闪,戴着一副流行的小框眼镜,如果他不是背着多项的精神科诊断(躁狂抑郁症、精神分裂、强迫症),给人的印象应该是害羞的妈宝男样子。但是现实中的他,对外界充满警惕,走在路上,听到他人在说话,就会联想到是否议论自己的缺点。他也害怕邻居说三道四,曾经与在天井里说话的邻里吵架.....还常常要求父母搬家,离开是非之地。春节前,父母为照顾儿子的心情,同意搬到新家过年。但是,平静日子没有过几天,又开始嚷嚷不开心,原因是,几个要好的同学陆陆续续结婚的结婚,生子的生子,当他手捧一个个帖赴宴时,没高兴的样子,反而忧心忡忡,面对要参加盛大的婚宴,他头都大了,他给朋友送去红包,转身回家拒绝入席就餐。一次,当父母问为何?他就非常暴躁地说,我弊死了,然后就软瘫在家里的客厅地板上,呼吸急促,面色惨白(好似密集恐惧症)......父母当时吓得差点打120急救。待他稍缓过气后,立马向母亲承诺要去找对象谈恋爱......但从这个承诺发出后的几个月里,他每个晚上都睡不好,焦虑到半夜起来走来走去,嚷嚷自己从没有与女生交谈的经验,如何达成找对象的承诺。情绪开始暴跌起伏,他在焦燥中考虑要克服交往困难而接受心理治疗......我还在国外度假的一个深夜,接到隔洋一个求助电话,当我从声音中确认他是多年前那位男生时,开始为他高兴,心想,这个年轻人在走了那么多弯路之后,终于鼓足勇气开始自我救赎,值到鼓励.....但我此次建议他们坚持做家庭治疗......他的母亲告诉我这些年来艰难的治疗经历。


      在没有见面前,我开始想了很多可能性,如果男生是躁狂抑郁症,多是与压抑太久的愤怒或羞愧情绪有关。那么精神分裂呢?更有可能与母亲的链结太深,是否经历太多的母子之间情感的纠缠与双重束缚.....虽然十年前与这个家庭接触不深,但基本的感受是,这个男生是个非常听话的妈宝,他开始说话前,总是要看着妈妈,似乎说话有风险,在证求母亲的同意。而妈妈每说起初中之前儿子的模样,那股满意劲儿,无法用语言形容。可见,儿子的一切对这位母亲来说何等重要。....那么这个令母亲开心又放心的男生,为什么上高中之后情绪失控辍学了呢?过去的资料是母亲提供的,她说儿子一次莫名其妙被提醒暴打伤了自尊心,丢了面子,在家疯疯癫癫就不去学校上课.....父亲开始抱怨母亲平时太宠儿子,使得他敏感脆弱,碰到困难就退缩。而父亲呢,在儿子出事之前,很少参与孩子的成长过程,比如没有参加过孩子的家长会、甚至平时很少陪他玩、更不要说有意安排与儿子一起玩与出游....这个追求快速解决问题的父亲,在家是不是一个边缘化的男人呢?我怀着很大的好奇心,期待着与他们一家见面,试图探讨澄清男生是否三角化的理论假设。


    我度假回来后一直等他们的预约。

    在一个早上,我接待了他一家三口。

    爸爸先入座在中央的沙发椅上,妈妈坐在丈夫的右边,儿子坐在妈妈的右边。落座后,儿子一直朝向妈妈那一边,看着她似乎在征求妈妈的意见说些什么,我很想请他来说说此次咨询有何目标,就问你希望跟我说那些烦恼的事情?希望我如何帮助你?这个时候,妈妈很快接话,她说儿子近两个月常常不愿上班,说自己很紧张,而且早晨不起床,她也不明白参加了几次同学婚礼,就烦恼成癫疯的样子?我看到男生几次想插话,都被妈妈的声音盖过挡回,看到妈妈没停止说话的意思,就自动将要说的话咽回去。但我仍然决定邀请他说话。

     听了妈妈帮他如数家珍地描述心情,似乎应证了之前的假设,我想他的母亲好喜欢给儿子作代言,就是这个问题我去问年轻人,“你妈妈刚才说的那些你如何看?

     他还是看着母亲,没有直接回应我。

     你能否自己说的更清楚一点?我很想听你自己说说那些故事.....”


     他显然不习惯在父母面前说话,有点扭捏有点犹豫,但还是试着在说:“其实.......其实吧!是高一时.....被人打了......“此刻妈妈又插话了,她生怕儿子说不好那件事一样,接着道:”我儿子根本就不是恶意的,可那女生听到后,叫了两个要好的男同学打我的儿子,而上次他根本不敢说......”听罢老妈代言,他就”然后....然后.......“说不出话来,这个时候,父亲说他妈妈:“你不要代他说话,让他自己说。”


      结果,青年人也不说了....

      我是乎看到妈妈对儿子如何说话所表示担心,急匆匆地抢他的话题,这种临时架空孩子的姿态,可以削弱男生构架自我的信心,看得出,一个儿子在拥有很强控制欲的母亲面前,他担心外界的述说有了解释的原由.....精神分裂症的亲子关系多呈现双重束缚特征,她多少年来被母亲的思维钳制,自然也会认为被外界窥视。


我问:“你通常在家报喜不报忧吗?”

儿子:“我........”

妈妈:“他高中之前都是老师表扬的好学生呀!”

“听你妈妈的话好像很难想象会碰到那样的事?”

儿子:“也不...........”

妈妈:“那件事,去上海那段时间都没有说,是在杭州住院后跟医生说的,我们也从医生那里知道的.....”

“你觉得那件事发生后第一个想法是什么?”
儿子:“太没有面子了....”
妈妈:“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很爱面子的...”

我问妈妈:“那你觉得是丢了谁的面子?”

妈妈:“他胆子太小了.....”

“不知道我的猜想对不对,你是在维护妈妈的面子吧!”

儿子:“我...不知道....”

我说:“之前你一直是一个好学生,妈妈很为你骄傲,在你认为,好儿子是不应该给妈妈替乱的,所以,在外受了委屈,不能告诉她,而自己正感受委屈、愤怒、不平、只有捂焖在心去发狂....”

儿子“.大慨是吧!.......其实我那件事都忘记了,我现在电视上看到总统首脑呀就很害怕,你能够帮助我怎么不害怕他们吗?”

或许应激障碍的人,一般不愿意提起当时的情境,他可能无意识压抑当时被伤害的感受与体验,改头换面成对权威的恐惧。

他说的时候情形还比较放松自然,嘴略显微笑,这一点母亲很高兴。她说,这一些天在家都闷闷不乐,但还是很愿意与你说话的。

而妈妈还在说:“他太善良太老实了....” 

我直觉是:“他好像太为你着想了....” 

回放着上面的对话,我很为男生难过,为何他一定要让母亲分享他在学校的成功部分,而不包括不开心或者困难的部分,这是安全型的母子关系吗? 那么男生在家又分担了母亲那些不愉快的心情呢?

带着这样的思考,我去问父亲:“你是怎么看儿子当前的状态?”

我看见父亲听妈妈说上述话的时候就想表达什么,但没插不上嘴,因为妈妈接得太紧了,这一次我特意邀请他发表自己的看法,他只是符和一部分妻子的看法,却道出了母亲与儿子生活纠缠的情境,他说:“他不仅仅是老实,他妈对儿子照顾得无微不至的,什么事情都照顾到了,比如早晨叫起床,比如吃多少饭....到现在都这样,我早提出让他自己设置起床铃,偏偏天天叫....现在你也看到了,儿子一说话就看着你.....”婚姻的法则是,如果夫妻之间缺乏交流,必然使母亲所有心思转向儿子,形成联盟。

我有点开玩笑的说,”那太太也这样关心你吗?“希望化解当前有点沉重的气氛。

父亲:”我又不需要她那么关心.....我一贯早起床,按时上班,几十年如一日都这样子....“

看来这位父亲是一个兢兢业业的个体业主,他虽然没有直接回应我的问题,却道出了太太与儿子关系纠缠的一面,在过去的很多个案中,凡是母亲与儿子为叫起床冲突的,好像都与那个把工作放在首位的父亲有关。而我要乘此深入下去,去探讨他们夫妻还有没有其他可以一起应对的家庭问题。“那你们在这个问题上,有认认真真地商量或者有实施帮助儿子改变的方法吗?”我更想要了解夫妻在家庭问题发生时,他们有没有积极协同解决问题的经验。

父亲:“怎么实施呀”,每天起床就这样,日复一日的,而且他们也不会听我的。“

这一句话很有意思,让我看到他可能是一个兢兢业业的工作狂,但可能不会与妻儿相处,长期游离在家庭之外,这样的太太多是抱怨者,而在不同程度上,促使他的儿子去同情母亲孤独的苦衷,形成联盟关系,表现紧密且纠缠。

妈妈:“那你也不对呀,儿子生病了,本来就有药物反应,头脑转得慢一点,你却常常在工作场所批评他..不管有外人在都不顾及就冲他吼叫,他不丢面子吗?”她开始以丈夫不够体贴儿子的话题,向丈夫发起对话,尽管这样的对话往往会发生吵架。

父亲一时语塞,他面对口齿伶俐的妻子诘问,有口难辩,难道他在这十几年中,看着儿子不断地跑医院买药治疗,症状反反复复,没有过失望与困扰?但儿子看到妈妈在爸爸面前帮自己辩护,低下了头。我却想,他们儿子的病,是不是父母会谈的焦点,如果是,那么他的病是不容易好起来的,我十年前曾建议父母一起作家庭治疗,父亲却不接受绕了那么多弯路。现在回来,我也重申家庭“问题不是一个人”的治疗理念。而此刻在会谈的第一次夫妻交锋,正在预示着夫妻之间几十年来一直存在的舞蹈方式吗?我要抓住切入点深入探讨下去。


我转向青年人,你前天给我留言,看到总统之类重要人物你就莫名其妙地紧张害怕,而我却在想,对那么遥远的人你怕什么呢?他们只代表着至高无上权威,可你害怕现实生活中那个权威人物呢?那么在你的家,怕谁呢?

儿子说:“爸爸妈妈对我都很好!我不怕谁?”说话时看了看父亲。

我说噢,那就好,那么看到总统你会想到谁?

他说:“没有想到谁呀!”
显然,他在掩饰回避着生活中重要的人。他没法讲出自己内心恐惧的具体人物。那些情绪障碍的个体,一般都有模糊的体验而非具体化去表达认知。


这个时候,妈妈又说:“其实他是怕父亲的....你看他爸爸虽然对家是很负责任吧!但跟儿子说话,很生硬的,比如,在工场发现儿子做好事情,就会发飙的......”

我问:”怎么个发飙法?“
妈妈:”手上拿着什么就砸在桌子上啪啪的.....“
转向青年人:”这个你真怕吗?“
儿子瞄了一眼父亲,没有说话....
妈妈:”你看看他这样的表情,儿子就很在乎的,昨晚他又问我,爸爸是否对我不高兴了?“
我说:”如果爸爸不高兴,你就离他远一点呀,为什么老看他的眼色,你有地方去吗?
爸爸:”他没有地方好去呀,出门就怕,同学结婚吃饭也怕,昨天晚上我带他出去走到商场,他老注意旁边人在说什么,怕说他坏话,没有多久就一个人跑回家了...“

妈妈:”这一点是的,他回家后,不断打电话反复催我回家,我与姐姐一起有事情,他一个一个电话打过来,我姐姐也对他说有啥好怕的.....“

我好奇地问:”不是跟爸爸一起吗?为什么要喊妈妈回家。“
妈妈:”就这一点不好,什么事情都要跟我说,不说几遍停不下来..“

我说:”你妈妈是你的定海神针吗?为什么爸爸不是?“

儿子:”我怕的时候跟我妈妈说说就会放心的..“
我说:“这个问题作为父亲的你怎么看?”

父亲:“你老怕怕怕,我也很烦的....”很显然,他就事论事,没有思考。
母亲:“你就是这样的,本来孩子与你一起,你也可以安慰安慰他对吧!好像他就是我一个人的儿子一样...”

我接着问:“你好像在生你先生的气?”


父亲:”他老生我气,不满意我,可我也是忙....忙挣钱嘛......“


母亲:“郑医师,你不知道,儿子的病都快十年了,我有时候也觉得自己挺不过去了,希望他安慰一下,夫妻嘛互相支持是吧!你说两夫妻有难同当是吧!他却常常说不管你们了,这样说让人更伤心的(哭着流泪)...”

看到母亲对待儿子象老母鸡一样奋力地保护着,生怕他受到什么不好的待遇,使儿子成为温室里的宝宝,如何去抗击生活的挫折呢?她明显在抱怨丈夫对儿子关怀不够,虽然他们过去执行药物治疗都非常积极。但是,十年中为什么没有在如何帮助孩子建构健康的自我进行协商与改变呢?他的儿子与爸爸一起上班五六年,本来父亲有很多机会一起进行互动与引导,而他却是对儿子充满失望与恼怒,致使儿子除了怕还是怕。那么,妈妈对儿子在父亲身边上班又有何期待呢?


我说:“我相信你自己从老公身边退出位置,安排儿子与父亲一起上班是有期待的,那你希望丈夫怎么帮助儿子你更放心一点呢?”


这一次,她没有很快说话,一直看着丈夫,似乎等待他来解释。


父亲:“经过这样的交谈,我也逐渐明白儿子的问题与我们有关系,比如我过去真的很少关心儿子,而且还错怪他妈妈太照顾儿子才那么脆弱,这个问题我们也争折过很多次.........我现在觉得我需要有耐心一点,毕竟他与我一起工作,我要教会他一些事情......“


”问题是,你可能没有儿子体察你太太的多,怎么办?“我希望提醒他,儿子与妈妈的同盟关系,已经超越一般的母子关系,这个被卡在父母冲突中的儿子,考虑帮助他如何退出?


我试图在此推动夫妻系统的互动来加强他们的职能......不知道是否会成功,心中充满不确定感。


他们一时都在思考着什么。

我又去青年交谈:“什么时候开始,你成为父母话题的中心?” 

青年:“........我也不知道。” 


我又问太太,你听到先生说要多关照儿子,够了吗?


太太:”他能这样当然好!“
”这样就好了吗? “
“这样就好了。” 

”那么,你不希望老公多关心你吗?“

”其实......我也想希望他两夫妻要互相支持,特别在孩子不好的时候,互相依靠....“

“你怎么回应太太呢?”

这个只顾工作的中年男人,第一次面对妻子的要求有点不好意思。我要求他将椅子挪到太太边去,接着刚才的话题谈谈,值到妻子满意为止。

与大多数男人一样,男耕女织的传统观念在支配这个丈夫的作法,他们认为只要赚钱养家就可以了,当前的家庭现状正在挑战这个传统的习惯,儿子的成长需要父亲的参与,而改善夫妻系统功能的建立更加重要,不仅可以促进儿子从极度的依赖走向分离,尽管要做的工作很繁重,但这是好的开始。

..................................

这个男生的家庭,是由两个追求完美的父母组织起来的,他们分别都说夫妻之间非常恩爱,对儿子也很好。所以,当我希望与此探讨他们的儿子是否身陷父母冲突的时候,遇到了重重的阻抗。我决定与子系统工作,看看男青年自我发展的水平,再去安排父母的会谈。当第三次见面时,男生开始谈到了羞愧、以及对几组数字的敏感问题。原来,他所有的症结,停留在十年前的被殴打事件中,我心想如果客观地诊断:他过去的诊断是否“创伤应激障碍”更合适。我希望与他开始几次单独的会谈,深入探讨处理他的创伤后遗症,以期待发生转机。

他说:“每次在日历上或者在书上看到那个敏感数字,就会向到高中时打我的男生,他俩住的宿舍号。所以,他们当时的威力使我到现状都与权威不可抗拒联系在一起。”
我说:“你这样解释你生病以来的状况很贴切,那为何当初事发后没有及时告诉父母或老师,而一直在发火在狂躁?”
青年:“我太丢脸了呀!”
我说:“丢谁的脸,”
青年:“也怕丢父母的脸呀......

话音落,他沉默了许久。我的理解是,他太久没有这样理性地关注自己真实感受内心的惧怕,今天用语言表达出来的畅快感,令他自己都有点意外。他在少儿时期,基本上是一个人人赞慕的好学生好儿子,突然间,被一个拳头打翻在地,他来不及思考自己到底做错什么,羞愧感铺天盖地而来,在突如其来的人际危机面前,他不敢告诉父母,就得不到家庭支持系统的力量滋养,狂躁之下的麻木发泄,主导了他好长时间的生活,也浪费了他最青春的年华。


”那么另外的数字呢!又代表着什么呢?“

他说:”让我想到一个不好意思说出来的事情,我说不出口......反正经常用来形容不正经的人?“

“噢.........我理解”

他说:”是吧!“,

“那么这又与那件事挂上勾呢?”
’想不起来......”

我喜欢这一次的会谈,他开始有回忆,有真实的感受。虽然他服药那么多年,被压制的神经传导让他说话有时出现断片,初次让人感觉他是一个不善思考的印象。但是,一旦进入会谈,他的记忆开始闪现,基本上不加违避探讨敏感问题。尽管如此,我还是非常有耐心等待他自己说出来。

在第四次会谈中。他终于想起初三时的一件事情,因为那时候读书好,当班长,又比较单纯,身边有很多女生围着转。但是,有一天,被一个妒忌的女生莫名其妙地叫他“色狼”。他此后变得很敏感,逐渐远离与女生交往,学习成绩出现很大的波动,回家总是闷闷不乐。这个变化被父母与老师发现........后来,虽然经过调整,中考上了第二重点高中。高一时,与一个初中同班女生分在同一个班级,他自认为她以前与自己比较友好,无意中在寝室里说了女生爸爸逝去的信息,招诺一顿莫名其妙的攻击之后,他所有的自尊心都被击毁。那个时候,他丢面子的羞愧,以及初中女生强加给给他的污名,一股脑贴在脑门上,使这个单纯得的小男生蒙上严重的道德阴影.....第三天就拒绝上学。到现在,他走在路上害怕被人议论,其实就是在乎那两个关键词“色狼”“不要脸”,在阳光低下毕露原形。

在举行了上述探讨会谈之后,他说自己已经轻松很多,中断了的工作,继续上班,他还在佬佬生日宴上表现谈笑自若,乐得父母心里开花似的。

现在,父母也改变很多,他们不仅可以离开儿子的话题,交流彼此的想法自然对话,这一点对青年的鼓励更大,他一次很自然地说,看来我父母在家庭教育问题上也存在一些问题,但我今后做父母要吸取教训。自从爸爸同意与儿子友好相处之后,青年上班也不紧张了,而且妈妈觉得自己从未有过的轻松,整个家庭开始了正常的运转。


    安迪心理咨询中心   郑丽君  脱稿于 2017.3.17

安迪心理咨询中心,在郑丽君主任的倡导下,创建于1998年,是台州市第一家专业心理咨询机构。先后为吉利汽车,中国联通,等台州本地的企业院校提供过心理咨询服务。创始人郑丽君女士,18年来致力于家庭治疗研究与实践,擅长处理婚姻危机、亲子冲突、以及儿童、少年心理情绪与行为问题的心理分析与纠正,如多动症、抽动症、厌学辍学、网络依赖、考试焦虑、自卑抑郁、厌食暴食、精神分裂症各类上瘾症(烟瘾、酒瘾、毒瘾)的家庭治疗。特别对女性不孕不育情绪机制的心理分析、产后忧郁症的预防与家庭治疗积累了丰富的独特的临床经验。

如果你需要更具针对性的心理咨询服务请通过以下方式联系安迪心理。

中心郑老师微信号:278830150(也是QQ号)

中心地址:浙江临海柏叶西路60号3楼

办公室电话:0576-85113381 ,微信:adxlzx

手   机:13058893590  ;QQ:278830150

邮   箱:  lhadxl@126.com

更多信息百度“安迪心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安迪心理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