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州安迪心理咨询中心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账号登陆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原)第三届亚洲家庭治疗大会精彩图片及论文展播

2016-10-17 10:5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812| 评论: 0|原作者: 郑丽君|来自: 安迪网站

摘要: 亚洲第三届家庭治疗大会,于2016.10.14-16日在上海光大会展中心召开,集聚了日本、韩国、香港、台湾、新加坡等亚洲家庭治疗专家,还邀请美国、瑞典、德国等最早进行家庭治疗研究的著名学者,在会议期间进行学术交流 ...

    这是来自于海内外专家组成员的集体合影

      这是郑丽君主人与国内家庭治疗大师孟馥教授以及同行的合影

          这是郑丽君主任在大会作论文交流后有陈向一教授颁发证书

       亚洲第三届家庭治疗大会,于2016.10.14-16日在上海光大会展中心盛大召开,集聚了日本、韩国、香港、台湾、新加坡等亚洲家庭治疗专家,还邀请美国、瑞典、德国等最早进行家庭治疗研究的著名学者,在会议期间进行跨文化的学术交流活动。亚洲的专家们,主要来自于中、日、韩、新、香港台湾以及中亚内陆的家庭治疗践行者,他们带来在本国家庭治疗临床实践的研究成果,开展同行之间广泛的交流活动。三天会议,以多种多样工作坊和论文交流相结合的方式,使参会代表都有积极加入活动的机会,这明显区别于其他心理治疗学派的特点,以它独特的流动的形式,与家庭或扩展家庭成员开展互动,从中获得信息,探讨父母不良的互动方式对孩子心身的影响,尤其是李维榕教授带领我们20个督导小组成员,以录像为获得第一手资料,客观地呈现给家庭,让父母通过孩子生物反馈指标(皮电、心率、手汗)变化,观察孩子在经常冲突的家庭情境中的反应来解释互为因果的关系,让他们确信,孩子的情绪行为问题不仅仅是孩子一个人的问题,与父母自身经常争吵持续冲突密不可分。这样的认识,能够让家长领悟,为何孩子们在年幼的时候,就出现各种各样对环境适应困难和躯体症状,并且由此为切入点,对曾经被“认为问题成员”去症状化,沿着关系互动进行探讨,让父母明白,那些互动诱发了孩子的心理症状,以及维持了这些症状。更有意思的是,父母之间的矛盾也不是孤立存在的,他们自己不知不觉地扮演了原生家庭遗留问题的承载者,他她有时生气分明就是生自己父母气,却因为在家不敢表现,却在爱人面前暴露,所以,每一个父母带着原生家庭未解决的情绪冲突,成为建设自己家庭的(翻版)绊脚石......在一步步递进式探讨中,帮助来访者家庭建立系统的边界,强化其功能并且提高执行力,让夫妻成为有执行功能的系统,让孩子发展自己的潜力与特长,做一个自由意志下有目标的人,这就是家庭治疗的魅力所在。

       结构派家庭治疗的发轫者是美国的萨瓦尔多.米扭秦,他最早在阿根廷贫民窟家庭进行家庭治疗的实践中,发现边界不清才是家庭成员发生冲突的基本根源。后来他在美国将自己的理论得到了广泛的发展与应用。他的亚洲弟子李维榕教授,在20年前来到香港大学开设家庭治疗学院,针对亚洲文化下的家庭进行研究与临床心理治疗实践,她发现中国的家庭关系特别纠缠,界线模糊,无论体现在夫妻关系、还是婆媳之间、抑或亲子夸代链结,既依附又冲突,大家缺乏自我边界意识,夫妻之间可以互相坦露隐私信息;父母可以随便进出孩子的房间窥视孩子的秘密;甚者婆婆可以自由出入儿子和媳妇的睡房。物理空间的互相侵扰,意味着系统与系统之间的混乱,还有跨代之间的纠缠,使家庭成员无时无刻地感受激烈的竞争与对立,如果结构边界迷糊,心灵就会发生侵扰并且出现严重的防御这消耗大量的正能量。由此,出在关系紧张的家庭成员,尤其是无法理性思考的孩子,莫名其妙焦虑在体内流动,此消彼长间催化各种心理症状,使个体在每一次转型时期心理症状抱团涌现,成为心身症患者。各国同仁的研究殊途同归,都在揭示同一个问题,即生长在家庭关系不和谐的孩子,比在关系和谐的家庭中的生活的孩子,罹患抑郁、焦虑、强迫、疑病等心理障碍的概率明显增高。因为,他们更容易卡在父母冲突之中,成为三角化中的人,备受忠诚与背叛的煎熬,长期持久的内心冲突,成为心身疾病易感的靶群体。

     经过世界各国家庭治疗师的大胆的临床实践证明,对于纠治儿童、少年的心理行为问题如:注意缺陷、多动症、抽动症、厌学辍学、攻击冲动、抑郁症、焦虑症、强迫症、精神分裂症、躁狂抑郁情感障碍都有非常好的治疗康复效果(80%以上),这不仅仅是一项人性化的治疗方法,它还对长期以来精神科传统诊断与治疗提出了更具实践性的挑战,家庭治疗开创了心理治疗领域新纪元。

       下面是本人在本次大会进行交流的论文:

      

                                一 例躁狂-抑郁症的家庭治疗体会

                                                        郑丽君        

                                                                第三届   亚洲家庭治疗年会交流2016/10/14下午

 

      〔摘要:一个29岁男青年,大学毕业没有职场纪录,与未婚妻同居四五年却从没有怀孕,他觉得自己是人,很多时候自暴自弃,尤其是与母亲爱恨交加,一次冲突中情绪爆发,举刀欲要砍死母亲。幸好未婚妻在场用力阻拦,制止悲剧发生。经过家庭会谈探讨发现,这一切源自于他成长中太多离奇曲折经历,心理充满紧张与恐惧,情感上极度缺乏安全感,他不会释放自己的情绪,但是身体两个部位右眼与精索间歇性的疼痛,曾经两度手术也没法治愈。而后进入家庭治疗,探讨了他疼痛替代的意义,以及如何在父母冲突中得意维持,当他知道自己的被卡在父母未解决问题之间。为了成长与发展,在家庭治疗疗程中推动他逐渐分化,达到职业与人际和谐适应环境的目标,现在他结婚生子,疼痛症状基本消失,社会功能健全发展。〕

      柯(化明)某,男,29岁,排序老二,上有长他四岁的哥哥。他大学毕业四年余,没有社会从业经验,过去一直在父母经营作场帮工。有一个相恋10年的未婚妻闽(化名),大学毕业各分两地,闽即自谋职业。后考虑柯不愿外出工作,柯父母投资小饭馆,交给他们两个经营。闽做事踏踏实实深得父母肯定。而柯某做事懒散不靠谱,母亲经常提醒他要象未婚妻一样认真负责为此母子常常发生言语冲突,他觉得母亲就是对自己不好,老在未婚妻面前说自己坏话丢面子。10天前,也因为母亲对他唠叨不是,他竟然恼羞成怒,抓起厨刀欲要坎死老妈,当时在未婚妻用力拉架下,未造成恶劣的后果。敏觉得他这样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生意外,就主动登录招聘网站,为他谋到一份符合他特长的职业-图片新闻采集工作。隔天陪伴柯去面试,他顺利被录取,一家人正为他感到高兴。可是小柯上班第一天,就喊自己眼睛痛无法承担那个工作角色,还骂未婚妻与母亲一样看自己不顺眼,把他赶出家门,他说自己不会罢休的…..未婚妻根据柯某一系列反常行为,上百度搜索心理咨询网站了解相关信息,觉得他可能是躁狂抑郁症,需要心理治疗,主动预约。等柯上完第一周五天工作日,周六就来做咨询。

 第一次咨询,未婚妻陪柯一起参与会谈。观察到的情况,柯高个,偏胖。皱眉低头垂眼皮,撅着嘴巴,语音低沉且慢,未婚妻想帮助他介绍情况,却被柯粗暴挡回。他说自己右眼痛是老毛病,在高三就做第一次松解手术,但没有多久就复发,反反复复坚持了六七年,大学毕业前夕因为疼痛加剧做第二次手术。症状并没有缓解,后来,腹股沟也出现疼痛,手术后还是没有好转时不时间歇性疼痛。他说自己不能够信任用眼过度的工作,这一份工作是未婚妻推荐的,她不知道我单眼盯着工作的苦痛。他说:“不仅仅眼睛痛,其他躯体也有问题.....”他缓了一口气,指着未婚妻“你为什么不离开我,我可能今后不会生孩子”说着说着又激动起来。

 女友证实,他们都是初恋,相爱十年,同居四五年,从没有怀孕过。

 听完他说眼睛的两次手术还没有缓解疼痛,我思考的问题是,他的疼痛是不是一种躯体化的反应?要了解他的疼痛在什么时候发生,什么情况下加重。他开始说不知道。我希望他好好想一想,比如,生气的时候眼睛有什么反应。他说我一心理紧张或难受就眼睛会酸账,然后把注意就引到眼睛那里,心想糟糕“眼睛又要痛了”,结果不久就会痛起来的。

 我继续问:“那一天,与妈妈争吵时眼睛痛吗?”他说:“痛....每一次她唠叨我,都会痛的,我以前是不敢跟她顶嘴的,这一次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发那么大的火气,事后心理很愧疚毕竟眼睛痛是老毛病,与她又没有关系…...

 我“噢”了一下,试图顺着他的思路,但他却沉默了,未婚妻想说话了,先征求小柯的意见“我可以说吗?”他默许,女友开口说了一件事情,使我立即对她告诉我的信息表示更多的好奇,未婚妻说:“他跟母亲吵架是有原因的,他小时候不在父母身边长大,所以常常觉得妈妈对他们两兄弟有偏心,他好多次在我面前面前嘘嘘说母亲与哥哥说话语气特别温柔,而对他就是夹生米的那种。”我问未婚妻,那你们都在一起生活,你觉得他母亲是这样吗?她说他的母亲对我说话也是这个调调,但我不会生气的。

 这个时候,小柯接上说“你是个马大哈,我常常看到她对你这样说话心里很不是滋味,她对我们就是没有对哥哥他们好,可是我没有办法保护你,你又那么喜欢在那里。这一次发火,也是有你的原因,因为她就你那一笔账没有及时收来,前几天在电话里说得那么凶,你以为我在开车听不到吗?”

这个时候,我们已经将症状转到关系上来。我想进一步就此问题深入下去。

 我问:“她母亲在电话里吼你发生在什么时候。”

……………

 柯说:“就是与母亲冲突的前一天。”

 “冲动那一天,他爸爸在场吗?”

女友说:“他爸爸开始在场,当他们母子冲突起来离开了。”

 我问:“每次都这样吗?”

 柯说:“我爸爸老是这样,在妈妈面前,我爸爸没有发言权,平时,妈妈吵我他是不会插手的,可是,对我们结婚的事情他却说三道四,横加阻拦,还说不许我迁户口去登记…..

 “这里发生了什么,能否说得清楚一点?”

 柯:“说来就复杂,可能是爸爸就是倒插门的缘故吧,我与未婚妻常常说,如果有孩子就放在外婆那里养,大概他怕我走他的老路。”

 柯的未婚妻证实,他的爸爸的确在他们结婚的事情上设置阻力,要不他们一年前就结婚了,就是登记的时候,他爸爸把户口簿藏起来了。

 原来,他向母亲发起进攻,包含着那么多的怨恨,不仅仅为未婚妻鸣不平,还对父亲阻扰结婚而抗争。这或许是他第一次直面自己的愤怒吧!一般躯体化的个案,都由长期被压抑的愤怒或恐惧转化而来。但是,他未婚妻并不觉得这样有必要。就这一件事情看来,两个不同环境成长起来的青年,对同一件事情的反应如此截然不同,可以用鲍尔①的依恋理论来解释,意思是说:安全型依恋成长起来的孩子,即使与父母发生分歧也不会担心失去他们的爱。而小柯却异常敏感父母对自己的态度,甚至担心他们不爱他,是不安全依恋的表现呢?

 但是,到此,我还没有真正地了解柯为什么不在母亲身边长大的原因,也还没有搞清楚他父亲不同意他与未婚妻结婚?而且,最有趣的是,柯时时刻刻感受到母亲对两兄弟的情感不一样,却一直呆在家里不出去工作,难道他要在领受母亲对自己不悦的态度来验证两种不同的母爱吗?这是不是像那些身心症状的孩子对家长又爱又恨纠缠不清的情感呢?

 我说:“听了你们上面的那些内容,让我非常的好奇,既然你觉得母亲对你不如哥哥,那现在有了一份不错的工作,可以咬咬牙坚持下来逃离那个家呢?”

 未婚妻不假思索地接上说:“我也这样对他说,如果你工作长期下去,我也可以出来的,过自己的生活不好吗?”

 柯说:“这样不行,那不是他们求之不得的吗?他们小时候把我丢给别人,现在又要赶着我们走,太便宜了,不行..不行的…..”在这他与母亲之间的对抗,很像“焦虑-抵抗型”依恋现象。

 听着他不行不行的说着又低下头,若有所思地思考着为什么不离开家的用意,我更加好奇他生病的意义是否要让母亲看到,曾经被她随便送养的孩子伴随着长大的那些身体疼痛,日日夜夜地提醒她这些都是你错误决策造成的不幸。他真的卡在爱恨交加难分难解的关系之中吗?

 尽管我的想法有点让我自己也很震惊,但是,后来与她父母的会谈却印证了这位躁狂抑郁躯体化的青年人,身上所有的苦痛,伴随着一个曲折的成长历史,他在极度不稳定的环境中碾转,长成现在这个样子,真的已经要感谢上苍的恩施。

 我此刻对他说:“那么你的身体局部疼痛代表那些意思呢?”

他想了想说:“它过去一直在代表我内心不觉知的恐惧之苦,现在它有另外的意义,是要告诉母亲,我的一切痛苦不乐都是你造成的

 我稍作迟疑说:“嗯,大好啦,你终于明白啦!”

 柯也有一刻的沉默。

 我继续对他说:“那么两次手术都治不好的那个痛….想要我帮助你做什么呢?”

 柯回“不想你帮助,我们也就不来了....”这次回答很痛快。

 这是实话,但是他们在这里听到的上面一些探讨,或许是他们十几年来在临床医生那里截然不同的评估,我把自己对他的治疗设想与之交换了一下,希望他在家庭治疗的框架下设置疗程中来完成,并且约下一次会谈让父母参与的建议。未婚妻欣然同意,并且愿意去邀请父母双亲参与,而柯说不想与父母一起会谈。我等待闽的回信,也期待下一次的家庭会谈实况,能够解释我头脑里那么多的理论假设。

 第二次约在三天之后,他父母开始不情愿参与,后来听了家庭治疗的重要性,他们答应加入,但小柯又不想面对父母,闽向我报告说是经过反复劝说下柯才勉强答应了,但他说不会同父母讲话的。我心想,不讲话没有关系,只要他来了能够听父母怎么说,很多从未披露的信息,或许能够化解彼此的误会....

第二次会谈前,我做了一些准备,心里清楚本次会谈首先重点探讨澄清柯的毛病与他们不良的亲子关系是否有关系;其次要看清这个躁狂的儿子有没有被卡在父母冲突之中;还有探讨他们那些过去经验如何影响当前对儿子婚姻的安排。有了这一些理论思考,我觉得自己要如何用好会谈的时间很重要。

 他们一家四口准时到场,对妈妈的印象是约1.60个头,烫头发,穿着时髦,一进门就坐到正中央的位置,说话声很洪亮,但刚刚坐下,就不停转换姿势,说明她有些焦虑。因为,在农村生活的成年人,对心理治疗的概念比较薄弱,而且孩子有问题,让他们参与治疗,也是一种压力,几千年来孩子对父母的顺从是孝道,他的儿子一周前已经举刀相向,他们有理由认为眼前的儿子是大逆不道,他们是否能够坐下来交换内心的想法,我也没有底,但是她还是如约而至,我心里很感激这位母亲的。

 爸爸看起来是个瘦个子的中年男人,约1.70左右,坐到哪里有些犹豫,最后坐在母亲的右侧,他话语很少。柯坐在离父母偏远的角落,低着头看地板,基本上没有发声;未婚妻坐在母亲对面,正在给父母到水。母亲开始夸未来的媳妇:“我对他们说话一样的轻重,她就不生气,而我的儿子倒时时生我的气。”她先入为主,掌握了说话的主动权。

 我开始邀请爸爸说话,问他对太太刚才说法如何看?

 他说:“我……我也不知道,家里的事情都由她说了算….

 爸爸一句话,把母亲的地位推到前沿,同时他也为自己在家庭中处境作了介绍,即我是一个随便的人,并且可以撇开很多责任。往往这样的男人,很容易培值女强人。

 母亲生气了:“你这个人就是这样,平时什么都不管,摔手掌柜一个,但是,你真的不管了吗?没有呀,要不是去年你反对他们登记结婚,就没有现在的那些事了。”

 她说的话很重要,也切入到问题的核心,当时我非常感激她这么说,我想母子心还是相通,我希望自己抓住这一点进入关系层面的对话,接着说:“去年发生了那些事情,能否说得多一点?”

 母亲生气地说:“都问他去,我知道自己的儿子对我们有芥蒂,在婚姻上随他们,可他..他就是讲不通,结果到现在为止儿子都拗着,还要砍死我呢!”此刻,她真的眼眶湿润,说话有点哽咽起来。

 我能够感受柯躁狂时暴风骤雨般袭击母亲的震撼。那么,她是否明白,是那场没有结成的婚,导致柯第二次手术吗?我希望她说得更清楚一些。

 她虽然说话像个高音喇叭,但思路非常清晰,我喜欢与这样的人谈话,哪怕她在家里如何霸道,只要能够探讨清楚柯为什么生病的原因,就是我要与他们工作的重点。

 这个时候,我很希望那位有点局促不安的爸爸,接住太太的话,哪怕是辩护也可以,但他却转了一下身体,将自己半个背对着太太,我看到太太更生气了,她又厉声惧色地说:“都是这个样子,一说到关键的地方,他就跑,今天你也看到了吧!我在儿子面前既是好人,又是坏人,过去怀他的时候,明知道政策不允许,而他偏偏要生,说什么两个儿子一人姓一个,害得我怀孕后期有四个多月东躲西藏过日子,唉!说起这个我都觉得对不起儿子….”她说着看向儿子,但是柯没有反应,或许父母这样的吵架的话,他不知道听过多少遍多少年。

 父子两个男人都冷场,我说实话也害怕这样的沉默,但母亲她说话很快切入主题,既让我兴奋又使我有点无所适从。

 我尽量站在理解的角度,去体会母亲生柯时候的惊恐心情,因为我就在那个计划生育如火如荼的年月深入农村卫生所做上环、人流输卵管结扎手术的妇产科医生,她如何逃过工作队的法眼,居然漏网生出第二个儿子,真是个奇迹。

 我说:“你们能够顺利地生下他,怀孕期间经受了很多艰难不说,后来又是怎么把他隐藏着养大,太不容易啦!真是个奇迹......”

 在那个时候,孩子不在医院出生,就没有出生证,也上不了户口,关系到他整个童年不能正常地上学接受常规的教育,我开业之后有不少被隐藏着成长的男孩女孩,她们在青春期前就会发生很多心理障碍接受心理治疗进行校正。而柯则是怎样走过每一次升学的考验。

 母亲说:“为了他能够正常地上学,我们一直把他放在私立学校寄宿生活。”

想想柯在出生如此曲折,幼年时就不在父母身边,而且为了避开人口检查,不停地转换抚养人,整个成长期都无缘接近父母,这样的亲情割裂,在柯心里沉淀了多少的怨恨…..他在向母亲举刀的那一刻,是不是忍无可忍所为之。我只能在心里这样去理解,却没有办法提出来向他澄清这种愤怒的情绪。

 母亲继续说:“出生时我躲在外婆家,偷偷请接生婆来处理,生下他后又不敢留在身边,马上用布包起来就送走到偏僻的舅妈家寄养,本来心刚刚放下一点点,可在他四个月的时候,舅妈脑中风偏瘫啦!所以到现在儿子都觉得是自己给她带来的厄运。我在这里向你说:“不是你的错,一切都是你爸爸当时的决定,我当时也没有办法呀!….

 父母将生他时候的分歧呈现在他的面前,母亲希望由此得到儿子的理解。其实,这样的解释,只会加剧母子的冲突,一个人没有选择父母的权利,但是父母在生他的时候,出于太多功利的打算,这样的孩子一出生就赋予了特殊的使命,没有尊严可言,在负重中成长,如何能够构架健康的心灵?

 这个时候,柯插话了:“可我听到最多的是你常常拿我出生的时候炫耀,你多有关系,把村干部收买了,才让我顺利生出来,你现在为什么又把责任推给父亲了....”

母亲继续说:“坚持要你是他的主意,但是,他没有路数保留你出生,我只有自己找门路解决知道吧!”

 柯:“所以,就象生我一样那么有功利性,你们到现在还在操纵我是吧!去年不让我领证,爸说什么一个户口就是一间地基,我活着都是你们天平上的砝码吧!但是,我多少痛苦你们知道吗?你们平时对哥哥要什么有什么说一不二的,为什么到我头上就是那样的盘算我控制我,让我毛病发作到住院第二第三次次开刀,你们知道我过日子是个什么滋味吗?还不如一死了之呢?”

 这样的对话,可能在家里是不可能的,妈妈之前对爸爸的不满意,也会用生气的话语攻击之,所以,作为男性的儿子,会不会更多感受这个家父亲地位被鄙低。

 他说得虽然很绝望,但是,他不是那么脆弱。如果他去年结婚心意已决,那么,完全可以有办法坚持到底。可是他中途退却了,却让疼痛进一步覆盖,这说明他的内心正经历着另一场冲突,他在情感上到底倾向父母那一方呢?

 无论怎么样,能够展开这样的对话本身具有治疗的效果,每一个人开始以心平气和而不是吵架的方式交谈,也算是今后家庭成员之间会话的训练吧!

.......

但是,我没有等到他继续说话。

 我说:“今天你的未婚妻也在,我们让她来谈谈这一件事情如何?”

 闽说:“当时他爸爸与他说什么我不知道,但是,我理解柯对父亲有不一样的情感,他爸爸阻止登记,可能出于另一种考虑。因为,我们很多次憧憬以后孩子要在我的老家城市上学的,这是不是对他爸爸一种刺激?因为他自己本来就有很多遗憾,而且那个宅基地,也是老爸老家的份额….他希望能够享有它人之常情吧!”

 媳妇的理解,使柯的父亲有了一些安慰,他吁了口气看了看未来的儿媳妇说:“我也不是不让你们结婚,只是老家有这么一种习俗,户口迁移就无法享用宅基地了。”

 在第一次会谈,他们告诉我父母是倒插门的婚姻,我这下知道如何与其共情了就说:“那么,父母亲组织的家庭,除了习俗的因素之外,还有那些特殊的经验在影响你们对这个儿子婚姻的安排呢?”

 这一下妈妈深有感触说:“我在娘家是老大,当时我父母不希望出嫁,是考虑弟弟太小,我们相差十几岁嘛,父母希望有人在弟弟长大之前罩着他一点,因为我也很爱小弟弟。很多人介绍我相亲,我没有看中,而他正好同意,我们就这样成婚了….当然这几十年下来还是有很多说不出的苦衷。现在弟弟也成家立业了,我可以不用太操心娘家的事情,也是最近几年可以全心全意照顾老公儿子的事情,所以,开那个饭店也是为小的(指柯)着想的”说着说着就流眼泪。

 在农村,倒插门的女婿往往失去话语权和管辖权,长女长子生下要随丈母娘家的姓,所以,为什么柯的爸爸在当时计划生育那么严格的情况下也坚持要他出生,这意味着他也可以为自己家族传宗接代的意思。尽管柯的成长经历曲曲折折几多磨难,但是他的父母对两个家族都尽到孝道,这就是我们当地的文化习俗,轮到谁都会这样尊守着。

 我逐渐了解,柯的躯体化疼痛症状,集幼年不停转换抚养对分离产生的恐惧,继上学阶段持续的住校转校环境变迁,导致的严重缺乏安全感和适应障碍一直没有得到很好的疏导,加上高考、升学、毕业找工作的频繁分离,焦虑集结而使局部组织发生疼痛的症状。他的第一次第二次手术时间正值高考和大学毕业夕下进行的,说明那个时候疼痛难忍频繁发作,压力下的他没有找到正当的排解情绪的途径。大学毕业之后,留在家庭逐渐发现父母特别是母亲在对待两兄弟的不同态度,以及他对父亲心存同情又不敢表达的复杂情感,加剧了他内心的冲突,由此疼痛症状的频繁发作,导致躯体化向其他组织扩散。这是否可以解释他与父母的三角化②面貌呢?

 但是,他还是可以有很多机会实现婚姻自主的,因为她的未婚妻没有在去年那个事件中撤退,这是爱情的力量继续支持他陪伴他往前走。并且,现在参加工作,只要继续下去,他们完全可以自主自立结婚成家生孩子,达到事业爱情两不误。可在抑郁中的小柯,思维过滤掉很多眼前美好的东西,体会到的全是父母给他的伤害,使他形成被害者的情结,而且深陷其中循环往复。

 鲍文的研究提醒我们,被卡在三角关系中的孩子无法离开家,这是所有心身症状转归的特征,如果他呆在家里继续验证父母对于两兄弟不同的爱,心里就更不愿意长大,接下来的工作,如何推动子系统的发展。

 在以后长达七次的会谈中,着重帮助柯如何提升自我价值、放弃被害者的情结,如何识别情绪释放愤怒,提高人际关系敏感性,训练交往技巧,适应工作环境,在工作中锻炼抗挫折能力与自信心。他在治疗过程中情绪也有起有落,但是,未婚妻的忠诚与陪伴,治疗师的理解与认同,使他建立了新的依恋模式。疗程结束四个月后,他们传来怀孕的喜讯,接下来如期举行婚礼,孩子也顺利降生,在落笔之际。他们的宝宝已经9个月,生长发育良好。

 回顾对这个个案的治疗经过,有几点体会比较深刻。首先,他是一个没有经过精神科诊断的情感障碍家庭治疗案例,小柯虽然当时处于躁狂-抑郁症两极状态,但是未婚妻不离不弃的陪伴,使她有一个比较安全的依恋模式支撑往前走。其次,治疗师在治疗性会谈中怀揣理论,走在地图中,由于对他成长背景的理解使参与变得容易,即使在母亲强势的表现面前,也没有产生反移情的倾向,理解基础的探讨,到达目标变得顺利。

 

注释①:约翰·鲍尔依恋理论1969年《依恋与失落》《依恋》《分离、焦虑与愤怒》三部曲。

 

注释②:莫瑞·鲍文三角化是1966年关于三角化研究论文。

---------------------------------------------------------------------------------------------------------------------

安迪心理咨询中心,在郑丽君主任的倡导下,创建于1998年,是台州市第一家专业心理咨询机构。先后为吉利汽车,中国联通,等台州本地的企业院校提供过心理咨询服务。

如果你需要更具针对性的心理咨询服务请通过以下方式联系安迪心理。

中心郑老师微信号:278830150(也是QQ号)

中心地址:浙江临海柏叶西路60号3楼

办公室电话:0576-85113381 ,微信:adxlzx

手   机:13058893590  ;QQ:278830150

邮   箱:  lhadxl@126.com

更多信息百度“安迪心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安迪心理

QQ|Archiver|手机版|台州安迪心理咨询中心 ( 浙ICP备案号:07000406 )Discuz超级管家  

浙公网安备 33108202000124号

GMT+8, 2020-8-14 21:37 , Processed in 0.123224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