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州安迪心理咨询中心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账号登陆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原)自杀女孩的现实困境

2015-8-31 15:2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166| 评论: 0|原作者: 郑丽君|来自: 安迪网站

摘要: 我不知道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她说话很轻,生怕她的声音也会伤到蚊子似的,还不停地用手掩着眼睛。 显然她想用力掩饰毁坏的自己,更不知道怎么样找到让自己活下去的尊严。 听她家人说,女孩在一天深夜自杀,幸好发现 ...

我不知道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她说话很轻,生怕她的声音也会伤到蚊子似的,还不停地用手掩着眼睛。

显然她想用力掩饰毁坏的自己,更不知道怎么样找到让自己活下去的尊严。

听她家人说,女孩在一天深夜自杀,幸好发现的及时,她还是活过来,但她的心灵日渐枯竭。

 

一个人的心理演变都需要个过程,你不可能白天开心晚上自杀。那么她的父母为什么在女儿情绪变化过程却浑然不知呢?

 

事实上,女生高一第二学期已经开始闷闷不乐,照顾日常生活的母亲有所觉察,但是她没有找机会与女孩聊一聊了解情绪的由来,也未考虑求助专业的心理咨询帮助,任凭事态朝着严重的方向发展,一直到半个月前发现女儿已经睡不着吃不下体重明显减轻,也没有想起要去做心理治疗。

........

 

女孩继续用低语述说,“母亲与父亲一直不和,经常争吵。”

她从小到大都很乖,也希望自己能够帮助他们好好过日子,后来想想,爸爸对自己读书成绩很在意,只要自己读书优秀一点,这可能会让他们多一点高兴,少一点吵架。可是,她的父母根本不明白女儿的心思。她在小学低段成绩一般般,四年级之后,父亲开始关注她的学习,并且亲自接送上学,她说不知道因为理解爸爸的期望,还是想帮他们和好的缘故,开始用心读书,成绩也逐渐变好,父亲也得意地认为是自己严格要求的结果。直到顺利升入重点初中,并且在没有悬念的基础上了重点高中之后,父亲陶醉在管理孩子有方的快乐中。而她却发现自己在个别学科上困难重重,排名滑落,失去了初中那时的优势,自然不敢跟父亲说出由来,生怕招他的不满与谩骂。她独自煎熬半年,觉得很对不起父母,活着没有价值和意义,就想结束此生。

 

我理解她的难处,告诉她:“你还是原来的你,只因重点高中人才济济,学霸云集,参考系数改变而已,可能你一时间找不到定位.....”

 

她眼睛一亮,露出一丝宽慰,但似乎没有马上相信这个事实....

 

我问父亲:“你看到了女儿学习成绩进步的同时,有没有关注她也有困难的时候,比如有没有朋友一起玩,回家开心不开心之类的心事?”

 

父亲说:“小孩子读书好就是了,我尽量满足她零花钱,还是什么事情比这重要?”

 

显然,父母不理解正在长大的孩子也会碰到各种各样的困扰。

 

我说:“就是比成绩更重要的能力,是关系到孩子心情是否快乐的心理技能方面的发展。”

 

据母亲说:“女儿小学的时候没啥朋友,放学回家就做作业,不会出去找人玩,在初中有几个同学来往,但是上高中之后还是与初中那几个老同学玩,她对一年一换班表示很不适应.....”

 

看来,女孩在某个阶段,智力上能够帮助她学习进到一定深度,却很难说一直顺利。而在交往上可能缺乏技巧与弹性,这会给她带来新环境的适应不良。

 

和所有学生一样在经历成功升学短暂的欢欣后,很快领教了学习竞争与人际交往诸多方面的压力。她说:“爸爸一直是那么关注我的成绩排名,我回家说说自己学习困难的事情,怕他会训我不努力,再说他们两个吵架都来不及啦......我更不敢说.....”

 

正如她所说的一样,如果家庭稳定,父母和睦,对子女的学习与成绩有一个客观的评估,当孩子碰到困难也会提出适当的建议供他们参考与尝试,他们就获得了一个相对平静的自我调整时机,他们虽然也会经历失落与迷茫,但不会产生强烈的“对不起”父母的愧疚感,也会根据自己的情况适度调整之后接受现状,继续向前行进。

 

可是,这个女孩没有这样的家庭背景,她的母亲曾经在高中阶段也由学习成绩滑落,开始迷茫甚至退学,对女儿的学习成绩本来就非常看重。而她的父亲却在他最需要理解与支持的时刻,常常对一双儿女唉声叹气:“你们读不好书,我做人脸没面子,不如死了的好……”听着父亲的哀号,使她在迷茫中凭替绝望,并且走向自毁…..

 

父爱对孩子来说,带有消极的意思“你如此这般”我就喜欢你,但是能够激发孩子的勤奋与意志,是他们通过努力来证明值得你爱我,因此也铸就价值与成就感的动机。但是,女孩的父亲已经将自己活着的意义倾注在孩子的身上,她们稚能的翅膀如何担当。

 

为了拯救女孩,父亲尽管近似于偏执,但也表示只要对女儿好愿意改变,母亲也说停止对丈夫的唠叨与不满,尝试接受家庭治疗性访谈…..

 

初看到母亲灰暗的脸,我理解她的煎熬,早期她自己有过竞争失败的伤痛,她希望女儿读书好一点来抚慰那个缺憾。所以,她在初中三年坚持不懈地接送女儿上学放学。我带着好奇的问:“你是怎么看女儿高中之后学习上是否会遇到困难问题?”她说自己曾经告诉她,只要努力之后就好,也接受排名波动的现实。

 

我想母亲更能理解女孩上高中后的压力变化,也非常敏感是否与她一样在此阶段出现情绪崩溃,因为,往往越不希望发生的事情,只是时时刻刻惦记着,直到事情如真的发生。如果她能够现身说法就会帮助女儿减轻一些压力,可是她说得很笼统,让女儿得不到具体指导。还有父亲对待孩子成绩排名波动的态度却如此的极端?

 

我问在场的弟弟怎么理解姐姐眼前的难处,他说:“爸爸好几次喝酒之后对我吼,学习那么烂让他丢面子,并说要杀死我们两个自己再自杀。我想姐姐听后也会很恐惧的…..

 

我说:“你这样理解姐姐对她很有帮助。”

 

他接着说:“我妈妈一直都帮姐姐的。”

 

“那你谁来帮”他说:“反正妈妈也不喜欢我,奶奶说妈妈即使我生病也不会管我的,现在爸爸说我学习差要杀我,我只有自己帮自己...”

 

事实上,这个小姐姐五岁的弟弟,在一年级的时候已经发现“注意缺陷障碍”。但是,父亲只知道用粗暴的方法加以制止。 

 

刚才听到男孩此话,我内心不无震撼。

 

尽管父亲听了儿子的实话实说有点尴尬,但是,他同意为了女孩而努力调整自己。

 

而我逐渐从他们提供了材料中清理家庭的关系图,也构略出改变这个家庭的初步方案。

 

父母婚姻长期冲突,妈妈与姐姐关系亲密一些,弟弟虽然与爸爸接近一点,但是他常常口出狂言要杀人不想活,儿子更恐惧害怕要自我保护。

 

那么,女孩的处境非常艰难,明显知道父亲视成绩排名入生命,她已经被逼到悬崖峭壁……而父母停止战争,是对她最好的抚慰,父亲有能力让自己生活快乐起来吗?这可是治疗女孩抑郁最好的方剂。

 

我还是缓缓情绪对这位父亲说:“看来你把生活的意义全部押到孩子身上?是什么的际遇让你无法感受现实的快乐?”

 

眼前的父亲开始目光游移,他说:“妻子是个精神分裂症患者”,断断续续药物治疗十几年,有时候发作起来几天几夜不睡觉,哭哭啼啼骂骂咧咧,老怀疑夫家人都要谋害她。就在女儿顺利考上重点高中之后,症状缓和暂时告别药物,也停止被害妄想。本来,父亲一直担心儿女会不会遗传母亲的疾病,谁知道妻子康复之后,女儿却出了问题啦!

 

关于“精神分裂症”是一种到现在都无法解释由什么原因导致的疾病,青少年的分裂近乎“过度诊断”,由自我价值过度鄙低产生的投射主诉为“被人议论”或“被人看不起”,其实质是父亲过高的期许被“一定要”“必须要”的夸大了的认知否定了现实的不确定性。或许后者属于投射性认同父亲的价值观,委缩发展的视野。

 

我这样解释,不知道父亲能不能理解很难说,因为他日日夜夜担心的事情已经发生…..

 

如果母亲近年的症状康复理解为因为“女儿考上重点高中而实现了她青春期失落的梦想”,那么她更能够理解女儿由学习困难成绩下滑的心境。所以,她表面上对女孩没有直接的压力。

 

但是,父亲的超常期望和近似于癫狂鄙抑,让女儿看不到生的希望……

 

在结构家庭治疗中,父母要接受自己婚姻冲突时的言行对孩子心灵的影响事实,是非常痛苦的考验,很多家长因为这一点将问题推诿给孩子独自承受,药物治疗的简易性可能使问题孩子更有问题,青少年的心身康复绝大部分掌握在家长的手中,不是所有的孩子都能够得到良好的心理治疗服务。特别是那些分化程度有限的家长更容易拒绝家庭治疗的过程,由此,青少年被“精神分裂”过度治疗的案例频频发生。

 

 

安迪心理咨询中心   郑丽君 2015.8.31  预约:85113381  手机:13058893590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安迪心理

QQ|Archiver|手机版|台州安迪心理咨询中心 ( 浙ICP备案号:07000406 )Discuz超级管家  

浙公网安备 33108202000124号

GMT+8, 2020-10-20 05:20 , Processed in 0.181018 second(s), 4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